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五十章 滕青山和妖獸

衣門?

在揚州境內,和'歸元宗’並稱第二宗派,完全控制楚郡的鐵衣門?

滕青山看過去,那濤正獨自一人站在角落,依靠著木樁閉眼養神.

"各位大人,各位大人!"那位白發老者大聲的喊道,"那黑色怪物可能從我們莊子任何一處進來,所以各位大人,可以選一個好地方,慢慢的守著.等到深夜,相信各位大人一定能看到那怪物,殺死那怪物!"

這老者和在場的武者高手說話,也含著一絲敬畏.

"這位金族長說的對,咱們一個個都分散開,好互相照應,也可以讓那怪物無處可逃."有人喊道,也有人高聲響應.

"呼!"那位閉目養神的鐵衣門高手'濤’卻是腳下一點,宛如一道幻影,直接到了遠處屋頂,隨後飛到了更遠處的屋頂,很快,便消失在視線范圍內.

頓時,一個個武者高手,或是竄進巷子里,或是飛上屋頂,一個個尋找好的地點.

段侯連催促道:"秦狼兄,在屋頂最容易看到那怪物,我先去找一個好地方了,先走一步."說著,段侯腳下一點,仿佛一片鴻毛,輕飄飄的卻很是迅疾,直接到了屋頂,而後幾閃一下,也消失了.

滕青山笑了:"這個段侯,輕功似乎比那濤,更高一籌啊."

滕青山也躍上了屋頂,控制內勁抵消身體重量,身輕如燕,飛速行進在屋頂上,一口氣直接沖到了金家莊的東北位置,而後盤膝坐在一家屋頂上,開始盤膝靜坐,靜等那個黑色怪獸到來.

……

"族長.那些高手.能殺死那怪物嗎?"族內漢子們都看著那白發老者.

"唉."這白發老者眼眸中有著悲哀之色.歎息一聲."我們現在還有其他辦法嗎?只能希望這些高手幫忙了.如果再不行.按照之前咱們宗族商議地.五天後.那怪物還不死.咱們地族人開始遷徙.離開這!"

這些遇到死亡也不懼地漢子們.都沉默了.

"今夜.大家再撐著.好好巡視."白發老者說道.

"是.族長!"

這數十名族內最精英的漢子,一個個都拿著刀,槍,開始十人一隊,分散開,開始在莊子里巡邏了.

******

夜色朦朧,一名名武者都靜靜等待著.

段侯,隨意躺在屋頂上,翹著二郎腿,晃悠著.

"黑色怪物,哼哼,能瞬間吃掉一個人.如果那小子沒撒謊騙我,估計黑色怪物,應該是個妖獸!嘿嘿,我逍遙侯行走天下,還沒看過妖獸呢.今天得好好見識一下."段侯嘴里嘀咕著.

所謂的'逍遙侯’,也是他自封的.

那鬼精靈般的雙眸掃著周圍,耳朵偶爾還轉動.

"都等了兩個時辰了,怎麼還沒來?"段侯嘀咕著.

忽然——

"嗤!"非常輕微的聲音,段侯眼睛一亮,立即悄無聲息地一個翻越,從屋頂上翻落在地面上,悄無聲息.

他輕微的走兩步,而後一翻身,翻入了一家庭院中.

那堂屋的大門已經開了!

每天有怪物,誰家堂屋敢不關門?

"竟然會開門?而且開門聲音這麼小,如果不是我段侯,換一個一流武者,怕都聽不見."段侯也吃驚,"傳說那妖獸已經和人一樣會思考,果然不假."段侯已經將怪物認定為妖獸.

段侯悄無聲息地縮在庭院角落中,黑夜中,一個人縮在庭院角落,如果不仔細看,的確難發現.

呼!

段侯只覺得一陣風,一道龐大的黑色影子便出現在庭院中,段侯只是看清那隱隱閃著寒光的密集鱗片,那黑色影子便又再度一閃,躍出了庭院.

"想逃!"段侯一躍而起,緊跟上剛躍出庭院的黑影,就是一甩手——

咻!

一柄飛刀瞬間劃過長空,射在那黑影身體上.

鏘!

清脆的聲響,那密集鱗片上濺起了一些火星,那黑色龐大的影子朝旁邊的巷子里一鑽,便消失在段侯視野內.

"好可怕的身體,似乎有近一丈高,有四蹄……全身覆蓋著密集鱗片,那鱗片還真是……"段侯心底一寒,他可是一流武者,一記飛刀竟然射不穿怪物的鱗片.段侯在那短短霎那,黑夜當中,只是模糊看到.

至于詳細模樣,並沒看清.

段侯仰頭嘶喊道:"怪物!"

"黑色怪物!"

嘶喊聲仿佛奔雷一般響徹在整個金家莊上空.

"抓住怪物!"頓時整個金家莊都響起喊聲,各家各戶轟的一聲都開門,幾乎每家的人都沖了出來,幾個呼吸功夫,整個金家莊各處都是族人,一個個族人都狀若瘋狂,各自持著兵器.

"怪物在這!"

立即有人喊起來.

"怪物往北跑了!"

一聲聲喊聲響起,

都充斥著人的時候,當然很容易看到怪物.

……

滕青山遙看西南位置,他選的是金家莊東北位置,誰想那怪物竟然出現在西南.難怪自己一點察覺都沒有.

"怪物?應該是妖獸!而且,應該是實力不算太強的妖獸.如果這怪物,實力能趕上碧寒潭的蛟龍,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類,要偷偷摸摸的!"滕青山身形如同閃電,激射向喊聲傳遞的方向.

很顯然,怪物跑到一個地方,那里的人就高喊起來.

妖獸有智慧!

自然,也會有傲氣!

如果一頭妖獸強大到那蛟龍地步,豈會偷偷摸摸,並且遇到大量人群,還逃?

直接殺死就是!

"用重型兵器,攻擊那怪物!"一聲大喊從不遠處傳來,喊話的正是鐵衣門高手'濤’. |+

"嗤——"濤低頭看看左臂,左臂上有一道巨大傷口,即使封住穴位,依舊在緩緩流血.

"這頭妖獸,在妖獸中,只能算是一般,如果人多,還是能抓住的.真是可惜了,嗯,稟報師門,那妖獸肯定是生活在火焰山里!"濤拼命追著,可是他只看到,他和遠處黑影距離越來越遠,很快,那黑影便消失在他視野范圍內.濤只能泄氣地停下,

……

別的人都追不上,可滕青山,卻清晰看到那龐大黑影,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,雖然遠,可借著這微弱月光,以滕青山的目力,依舊可以看到.

施展《天涯行》的情況下,滕青山飛速拉近著彼此距離.

一個逃,一個追,很快就沖到大金莊北邊的'火焰山’中,這火焰山,之所以命名為'火焰山’,是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,這里曾經火山爆發過.當然,這是非常久遠的事情了.現在的火焰山,上面滿是草木植物等.

那龐大黑影一進山,竟然靈活的很,速度更快.

"哈哈,你還是別逃了!"滕青山哈哈笑道.

從之前相距四十丈,跑了幾里地後,此刻和龐大黑影,只有不足三丈距離.

"吼~~~"妖獸急了,大吼一聲,似乎想威脅滕青山.

滕青山此刻清晰看清楚了妖獸模樣,這妖獸大概九尺高,有四蹄,臉部長,嘴巴長,這頭部有點類似于前世世界中的鱷魚,或者說霸王龍的嘴巴.背部有著凸起,較短的一根根尖銳鋒利錐子,而那強壯的軀干包括腹部,都覆蓋著密集的鱗片.

那強壯的四蹄,宛如獅子的四蹄,只是這四蹄同樣覆蓋著鱗片,而那四蹄中都有著鋒利的利爪.

"難怪能一口吞掉人!"滕青山看到這模樣,就懂了,"頭這麼大,嘴巴這麼長,一張開,吞掉一個人很簡單.不過……這妖獸就這麼大,怎麼一口氣連吞三個人?它的肚子怎麼容得下?"

滕青山發現,這頭妖獸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.

"嗖!"滕青山猛地一躍,直接躍到那妖獸上空.

"吼!"那妖獸仰頭,張開血盆大口,就要一口咬來.

"找死!"滕青山手中的輪回槍,直接就是一刺!

如影隨形槍法——八萬斤巨力!

"鏘!"

清脆的聲音,而那妖獸卻被這一槍蘊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滾到在地,而後立即一個翻身.

"好厲害的鱗甲!"滕青山凝神一看,發現只是一片鱗片碎裂,這碎裂的鱗片下面竟然還有一層鱗片,"可惜,身體力量似乎很一般,竟然被我長槍一刺就刺倒了.難怪那個濤,高喊用重兵器."滕青山也明白這個妖獸的弱點.

雖然鱗片防禦強,可本身力量一般.

"嗷~~"

妖獸仰頭一聲嘶吼,陡然,全身變得通紅,隱隱有著紅光.

"轟!"妖獸瞬間化為一道紅色幻影,竄向遠處.

"好快."滕青山連追上.

呼!呼!

幾個呼吸的時間,妖獸就竄到了山頂.

"我看你往哪逃."滕青山也有些驚訝,拼命的妖獸極限速度,竟然和自己極限速度相差無幾.

當沖到山頂,那妖獸面對那懸崖,毫不猶豫,一躍而下.

滕青山站在懸崖邊上,看著下方深不可測的峽谷,冷笑一聲也同樣跳下,不過跳下的同時,滕青山每次下降數十米,都用手掌抓那些凸出的山石進行減速,片刻,滕青山便到了峽谷底部.

"嗯?"滕青山一看周圍,已然沒了妖獸蹤跡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