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四十七章 邊境怪事

州十三郡的南星郡.郡城之中.留風樓的紅牌姑娘".所在的樓閣內.

琴聲婉轉.時而輕快迅疾.時而緩慢柔和.琴聲能夠帶著人的心情跌宕起伏.琴藝能達到這般意境.的確是不凡.這綠衣.樣貌只能算是清秀.可她的琴藝.卻奠定了她紅牌的地位.

在閣樓內.除了綠衣在彈琴外.還有一名身穿著白衫的俊秀青年.這俊秀青年正閉上眼睛.仔細聆聽著琴聲.

忽然——

樓梯傳來腳步聲.

"綠衣.你先退下."俊秀青年淡吩咐道.

"是."那綠衣非常乖巧的退下.

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預感.他聽琴聲的時候.是不允許下人來打擾的.除非有大事發生..現階段.會有哪些大事發生?"我在蘭澤湖的生意?還是去搶搶九哥的貨物?"俊秀青年思忖起來.

"老爺."一名老者走進來.躬身I.

.嗯'''."這俊秀青年看過去.

"孟老死了.是被黑甲軍都統滕青山所殺.而一百名殺手只有十三名還活著."那老者說道.

俊秀年面色微微一變.隨即便淡然吩咐道:"好了.你退下吧."

"是."那老者退去.

樓閣內只剩下這俊秀青年一人.他摸著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.眼神卻沒有焦點.明顯在想著事情.

"九哥啊九哥.你運氣還真好.能遇到滕青山這個高手.歸元宗有這麼個天才高手.有諸葛叔叔教導.歸元宗以後估計會更強!孟老他……死的有些可惜了.不過他的刀:我都會了.死了也就死了吧."俊秀青年忽然開口道."綠衣.I我彈奏一曲."

很快.那綠衣沿著樓梯上來了.

"公子.想聽什麼?"綠衣開口道.

"十面埋伏!"俊秀青年淡笑道.

綠衣心底一顫.可還是彈起來.

俊秀青年嘴角有著一絲笑意:"九哥啊九哥.你城府深.爹給十年時間.你過半時間.都在海外.的確是有大毅力!你知道"磨刀不誤砍材工".可也應該懂的"木秀于林風必摧之"的道理吧.你在海外熬上幾年.相信大哥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會惕你吧.諸多兄弟暗地里聯手抵制你.不知道你是否還能笑到最後!"

滕青山殺死孟田.對俊秀青年來說.根本算不了什麼.

因為他是商人!

一個後天高手.即使能名列《地榜》.也依舊只是後天高手.雙拳難敵四手.一旦面臨成百上千人馬的箭矢齊射.也要被射死.

至于商人還練武.對他們而言.只是自保而已.

朱童曾說過.不能將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..使請了護衛.也不能將安全完全寄希望于高手護衛.自己也的有能力自保.

''''''''''

吱呀!吱呀!

貨車的車輪滾動著.行進在官道上.黑甲軍軍士額頭上都出現了汗珠.

老天啊!

這可是六月酷暑!此刻又是下午.熱的要命.

而黑甲軍軍士沒人還要穿著厚厚密實的重甲.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爐一樣..有.這重甲是黑色的!黑色:能吸熱..甲軍軍士們在最眼熱的時候.也不的不除掉頭盔.將重甲連接處解開.好散熱.

幸好黑甲軍軍士體質都極好.也有內勁.才能撐住.

常人怎麼敢在炎夏太陽底下.穿著黑色重甲?那的活活熱死.

"太熱了!"滕青虎一擦腦門.汗水直流."青山.你怎麼一滴汗都沒有?"

"青虎.你跟都統比?"旁邊的杜洪笑道.

滕青山的確不怕熱.不管冬天夏天.對他都沒影響..知.連碧寒潭那等可怕低溫.滕青山體質都能承受.像這樣熱度.滕青山雖然穿著玄鐵內甲.又穿著黑甲軍制式的黑色勁裝.可的確是一滴汗都不留.

身體淬煉到他這等體質.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.滕青山都沒事.

低溫.滕青山可以承受到極低地步.

高溫.滕青山同樣能承受數百度高溫.

除非是極高溫火焰.滕青山才會受不了.

"朱兄.這麼熱.你怎麼不進車廂歇息?"滕青山笑道.

朱崇石笑著搖頭:"這點溫度算什麼?在海外一些島嶼上.比這更熱的.我都受過..山兄弟.這一路-辛苦你了..I計今天晚上.咱們就能過了徐陽郡地界.進入楚郡了..到明天傍晚.就到地方了."

自從石客棧那一戰後.車隊就沒有再遇到危險.

一路順風順水.

"到時候.青山兄弟你可的在我那好好歇息.這次.是真的全虧了兄弟你啊."朱崇石滿心感激.

"哈哈……要謝.就等到了你那.讓我這些兄弟們好好歇息一晚上吧.這半個月一路勞頓.大家就是晚-睡覺.都不敢松懈啊."滕青山笑著說道.現在大家心情都輕松的很.距離目的地已經很近了.

隨著時間流逝.待到夕陽西下.天色昏暗下來.滕青山他們已經到徐陽郡邊境處了.

"再過幾里地.就過了徐陽郡.進

''了."朱崇石臉上滿是喜悅.

滕青山忽然眉頭一皺.看向不遠處的一個莊子.因為那里傳來一陣陣哭聲.而且.哭的人還很多.

很快.朱崇石也聽到了.

"前面怎麼回事?"朱崇石有些驚訝.

"哭的人很多.就是家里死人.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哭啊."滕青山也有些驚訝疑惑.不過雖然疑惑.可是大家趕路.也不會沒事找事.繼續前進了不足半個時辰.滕青山他們來到了徐陽郡和楚郡邊境處的一個客棧中.

云來客棧!那旌旗上四個大字.清晰的很.

"各位客官請.快請!"立即跑出來兩名小二迎接.連那掌櫃的也很快跑出來.熱情的很.

老規矩.

護們到後院去吃飯.同時看守好貨物..黑甲軍軍士則是在客棧一樓大廳中吃完飯.今天時間早.大家也不急.可以好好的吃.

"嗨.小二.問你個事?"滕青山笑著問道.

"客''`請問."那小二早被黑甲軍裝束嚇住了.自然乖巧的很.

"我們來的那條路上.大概幾里外有一個莊子.哪里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?我發現.哭的挺淒慘的?"滕青山詢問道.頓時周圍黑甲軍軍士們也看著小二.想要知道答案.

那店小二一聽.無奈笑道:"客官.說起這個啊.那金家莊.唉.還真是慘..概一個月前吧.那金家每天都要無緣無故有一個人不見了.那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啊.連血跡都看不到!"

"哦?"滕青山他們都仔細聽起來.

"大概持續了半個月.每天都丟一個人!這要說是旁邊的火焰山上有狼下來吃人.可也的有尸骨.有血跡啊..:起碼人死了.的慘叫一聲吧..沒人看到.沒人聽到.人就憑空沒了.大金莊的族人.當然害怕恐懼!最要命的是.半月前開始.每天憑空消失兩個人!"

滕青山聽的一驚.

人消失的沒有絲毫蹤跡.太不符合常規了.

"依舊是那樣.沒人知道什麼原因.就大活人.憑空找不到了.就昨天晚上.大金莊一下子沒了三個人!"店小二歎息道."三個人啊.就這麼沒了!這樣下去.大金莊還的了?"

滕青山他們一群人聽的都有些驚懼.

人憑空沒了?

一開始每天消失一個人.後來每天兩個.昨天晚上開始.一天開始三個了!

"聽說大金莊的族人們都在商量.要遷徙搬離呢."店小二搖頭道."雖然大金莊.在這塊土地上數百年.守著老祖宗.不想離開這地方..這樣的日子太讓人害怕.我看吶.就這幾天.大金莊估計就要搬離這里."

滕青山很清楚.一個大莊子.要整體離開生自己養自己的土地.是多麼艱難.

因為.一旦遷徙.

那族人吃喝怎麼辦?哪來良田?都很難.

如果有金錢.那就好辦了..一般莊子.如果沒田地.怎麼養的起遷的族人?遷徙的過程.那就是非常悲慘的過程.

"實話說.咱們客棧都有些害怕呢.不過咱們這沒丟過一個人.大家都心存僥幸.如果哪天.咱們這也沒了一個人.咱們這些人怕是都要離開嘍."那小二搖著頭.走離了去.

滕青山一群人議論紛紛.也只能歎息.

不管是高手殺人.還是野狼豹子吃人等.不可能沒點聲響.甚至于一點血跡都沒有.

……

車隊還要趕路.大家也只是感歎唏噓一番.第二天一早.滕青山他們一群人便繼續趕路.踏上了楚郡的地界.大家也放松很多.待到傍晚.

楚郡槐城境內第一幫派"紅石幫"山寨大門口.

浩浩蕩蕩大量強盜土匪在他們的三位當家帶領下.走了出來.

"朱兄.目的地是這?"滕青山有些驚訝.朱崇石卻是神秘一笑.

"大哥!"那位大當家一看到朱崇石.眼睛一下子紅了."幾年未見大哥.大哥都黑了!"在這位大當家身後的另外兩位當家都躬身:"老爺!"

滕青山見狀.立即明白.

這個幫派.就是朱崇石麾下的人馬.原來朱崇石海外闖蕩的同時.也命令心腹建立了這馬賊幫派.

朱崇石和那位大當家擁抱一下.激動非常.

"青山.這是我的結拜兄弟劉虎!二弟.這位.可是歸元宗黑甲軍的都統滕青山!那可是名列《地榜》的高手.這一次.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.怕是幾年在海外.都白吃苦了."朱崇石介紹道.

劉虎很清楚.這一趟貨.對自己大哥意味著什麼.

那可不單單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幾年.同時也代表著.能不能取的將來朱家家主之位.

"青山兄弟!"那大當家"劉虎"一拱手."你保護大哥的貨.這大恩.我劉虎一輩子不會忘!但凡有事.你盡管吩咐.我劉虎.絕對不眨一下眼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