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三十六章 回家

5百名黑甲軍軍士浩浩蕩蕩,整齊劃一,行進在宜城的上.那濃郁的煞氣嚇得周圍的平民,小們不敢出聲.整個街道上唯有那"噠!""噠!""噠!"的馬蹄聲.而宜城城主率領一群兵衛,遠遠看到,立即迎接上去.

"停!"杜洪一聲令下.

整個黑甲軍整齊劃一停下.

"下馬!"杜洪喝道,一片重甲鐵片撞擊聲,五百軍士盡皆下馬.

"哈哈,各位終于到了!"宜城城主楊柯迎接上去.

"城主!"田單等走在最前面的四位百夫長拱手道.

"你們都統呢?"楊柯疑惑道.

杜洪壓低聲音道:"城主,我們都統大人他暫時和我們分道,回他老家了."楊柯恍然,笑著點頭:"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,嗯,是該回家看看.好了,大家趕路也累了,還是趕緊吃飯,歇息吧.將戰馬,交給我們就行了."

"謝城主了."

當即五百名軍士在統一調配下,分到四家酒樓中去.

"聽到了吧?"楊柯瞥了一眼身側的劉三,"那位滕青山他回老家了!見不到滕青山,你也順道和那幾位百夫長認識認識.對你只有好處沒壞處."

"是."劉三.笑著應道,可心底卻有些失望:"聽聞滕青山老弟成了都統,沒想到卻沒能見到!下一次要見到滕青山,不知道要等到何時."

……

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,正策馬飛奔,所過之處,塵土飛揚.

"青山,你看."滕青虎大喜,遙指遠處.

滕青山看著遠處,那隱約模糊的莊子,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滕家莊!

"終于到了!"滕青山忍不住內心的狂喜,"這才不足半年,我竟然這麼牽掛家!"滕青山有些驚訝,同時心中也滿足.前世他根本沒有家,而今世這滕家莊,有他的父母,有她的妹妹,還有許許多多關心他的族人們.

這是他的根!

"我們回來啦!"滕青虎老遠便興奮喊起來,"開門,開門!"

……

滕家莊一如既往,過著祥和甯靜的日子,那守大門的兩名族人疑惑看著遠處速度驚人的兩騎.

"哪來的騎兵?馬賊?可就兩個啊."

"好像還穿著重甲!連馬匹上都有著重甲,不像是一般馬賊."

看守族人們疑惑的.

就在這時——"我們回來啦!開門,開門!"那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,看守的兩名族人一怔,連仔細朝外面看去,此刻戰馬已經快沖到大門前了:"這是……啊,是青虎,還有青山!快,去開門."

"青山回來啦!"

"青虎回來啦!"

響亮而蘊含著興奮的聲音,響徹整個練武場.

頓時滕家莊練武場上的眾多族人們,立即朝大門處湧了過去.

"哈哈,二叔!連叔!"滕青山跳下馬,除掉頭盔,便和周圍的族人們打招呼.

一大群族人都圍著滕青山,滕青虎二人.

"啊,青山回來啦,噴噴,這就是黑甲軍的重甲嗎?"

"青虎啊,你這是什麼馬嗎?毛色都是漆黑的."

整個練武場熱鬧的.

"永凡,你兒子青山回來啦!"

"蘭姐,青山他回來啦!"

這喊聲迅速的傳遍整個滕家莊,連在家正在燒菜煮飯的袁蘭和青雨,一聽到這喊聲,直接扔下了鍋鏟,連飯菜都不管了,飛速的朝練武場奔去.跑在路上還問:"我家青山真回來了?"

一路飛奔!

當袁蘭,青雨母女沖到練武場的時候,已經遙遙看到,那穿著赤鐵重甲的滕青山,滕青山一轉頭也看到了自己的母親和妹妹.

"娘!"滕青山不由喊道.

母親袁蘭還好,妹妹青雨卻是沖進滕青山懷里:"哥!"喊一聲,眼睛就紅了.

"小雨,別哭,別哭."滕青山連安慰道.

"嗯,我好想哥哥."青雨仰頭看著她的哥哥,她從小就是在滕青山寵愛下長大,這突然和滕青山有近半年沒見面,她真的不習慣.

"青山,青虎!"

滕青山轉頭看見,只見族長滕云龍正和父親滕永凡正走了過來,滕云龍看看滕青山,滕青虎,笑道:"回來的好啊!青山,干的不錯.這還沒半年.你就是黑甲軍的一名都統了.我們整個滕家莊,都有臉面啊!"

"青山,做得好."滕永凡也是一拍滕青山肩膀.

"外公,爹……你們,你們怎麼知道?"滕青山有些吃驚,自己當都統的事情,連滕家莊都知道了?

"李二,見過都統大人."一名戴著玉板指,腆著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.

"李二叔."滕青山也笑著打招呼.

這李二,是某大商行的一個小頭目,一般滕家莊購買礦石等,都是和李二購旁邊滕云龍笑道:"青山,這消息還是李二他剛剛告訴我們的,剛才一筆生意,這李二可僅僅收了我們八成銀子,其他兩成可都免了."

"這是咱們家老爺吩咐的,以後滕家莊購買材料,一律八折."這李二笑著說道.

"你家老爺是?"滕青山到如今,還不知道那位老爺身份.

李二說道:"我家老爺,他就住在江甯郡城!姓藍,名山虎!"

滕青山點頭.

這個藍山虎給自己面子,自己記著這人便是,以後能幫忙的順手幫一把.

"呵呵,那我就不打擾了!"李二略微一欠身,隨即便帶著商行的人離去了.

"青山和青虎,難得回來!而且咱們滕家莊出了一個黑甲軍都統,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!准備擺宴!"滕云龍大笑著說道,"青山,青虎,這宴席事先沒准備,你可要等一兩個時辰,到時候可要好好陪族人們喝酒."

滕青虎看向滕青山.

"外公,我和表哥他只能在家吃個午飯,過一會兒還要趕路去江甯郡城."滕青山連說道,"所以,就不用擺宴了."

"啊,吃個午飯就走?".周圍人有些驚訝.

滕云龍也點頭笑著:"黑甲軍軍務繁忙,青山現在可是都統了!大家也別煩青山了,可不能耽誤了青山的大事.好了,青山,青虎,你們倆都先各回各家.和你們爹娘好好聚聚吧!"

……

家里.

沒其他人,只有滕青山一家四口.

"青山,吃!"袁蘭連朝滕青山碗里夾菜,"娘,夠了,夠了."滕青山看看母親,又看向一旁父親,以及那乖巧的妹妹,心中一陣暖流.

"青山啊,下次什麼時候能回來啊?"滕永凡詢問道.

"年底前應該能回來一趟,住上兩三天."滕青山說道,在黑甲軍當值,是不能輕易離開的.唯有高層軍官,才能有短暫的假期.地位越高,假期越長.而都統想要暫時回家探親幾日,還需要經過統領大人那一關.

而統領本人,那就輕松了.

因為統領少有事情做,所以,自由時間較多.

"要到年底啊."青雨有些失望.

"爹,娘.小雨她也成年了,這些日子應該有不少人家來提親吧.小雨她有看中的麼?"滕青山笑呵呵說道,對妹妹的親事,滕青山還是很重視關心的.

"哼,哥,別提這個了."青雨哼聲道,"那些提親的一個個,別說和哥你比了,連青虎表哥都趕不上."

旁邊的袁蘭無奈笑道:"沒法子,青山啊,青雨她就是眼界高,沒一個看得上的."

"娘,急什麼,我才十四.再過幾年成親也沒事啊."青雨連反駁道,忽然青雨眼睛一亮看著滕青山,"哥,你去江甯郡城,我能不能和你一道去啊.我從小到大,還沒有去過江甯郡城呢."

"胡鬧!"滕永凡喝斥道.

"別煩你哥."袁蘭也說道.

滕青山卻是心中一動,連道:"爹,娘!其實黑甲軍是允許家屬住過去的!當然,一般黑甲軍軍士,住的條件較差.不過百夫長就不錯了.我現在成為都統,應該有一座很不錯的宅子給我!你們可以和我一起過去住!小雨也可以過去,以後你們沒事也能進入郡城逛逛."

滕永凡和袁蘭相視一眼,有些心動.

和兒子呆在一起,這的確是好事.

"啊啊,我要去,我要去!"青雨興奮的跳起來.

"爹,娘,你們呢?"滕青山看向父母.

袁蘭看向滕永凡,作為女人,是聽男人的.滕永凡思付一下,搖頭道:"不行,青山,你應該知道,你外公年紀大了,這族長之位,也是要讓我繼承.其實這還是小事.最重要的……我要教族內子弟打造兵器!這份祖傳的技藝,族里就你外公和我會.你外公年紀這麼大,難道去教?所以……"

袁蘭也點頭.

滕永凡緊接著道:"去郡城,我和你娘是能享福.可我不能不為族里考慮!這樣吧,你就帶著小雨過去.她一個女孩子,去大地方,也好好開開眼界.我和你娘,在這滕家莊有那麼多族人陪著,也沒事.以後你們有時間,再回來看我們老兩口就行了."

父親主意已定,滕青山也只能應允.

"好吧,小雨她和我去歸元宗!啥時候你們想去了,也可以去住上一兩個月啊.反正,郡城距離咱們這,也就三百多里.爹托人說一聲,我親自來接你們!"滕青山說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