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三十一章 一查到底

個大腿和左臂被砍下,即使白崎事先已經封住要穴,是不斷的流.

白崎臉色刷白,眼神黯淡.

"快,快,幫我止血,快!"白崎說話都有些無力,連說道.

旁邊的田單急了,立即蹲下來一把就將白崎那已經撕裂開的外衣,又撕成布條,立即用力將斷肢處紮緊了.畢竟這種直接砍斷一條腿,封住穴道對流血的速度減緩並不大,這樣流血下去,完全可以讓人失血過多而亡.

將右腿,左臂傷口都止血.

白崎嘴唇煞白,臉色蒼白無一絲血色,眼神黯淡,整個人似乎都開始犯迷糊了.

"快,抬都統大人上山."滕青山在旁邊對兵衛們喝道,"還有,你,你,你們兩個,趕緊騎馬去華豐城,找華豐城最好的大夫!快!"

"是,大人."

那些兵衛們也驚呆了,都統大人那可是黑甲軍這一營人馬的首領啊.立即有兩個兵衛極速跑向戰馬所在的地方,而其他兵衛們立即幫忙,將白崎背著,朝山上跑去.

滕青山,田單二人遠遠吊在後面.

田單臉上依舊有著驚駭之色,轉頭看向滕青山:"青山老弟,這次咱們可玩大了!"

"是玩大了!"滕青山點頭道.

如果滕青山和田單一開始就露面.嚇跑對方幾人.也不會有事.其實滕青山和田單.一開始是想看白崎吃癟.可看到那白崎占著上風.心里還不爽著呢.誰想這一轉頭.白崎就中招了.

"這也不怪咱們!咱們可沒想害他.哪想到那個年輕小子竟然有這麼歹毒地暗器!怪.只能怪白崎他命不好!"田單隨即冷笑道.

在這個世道上混.誰也不是膽小之人.

"青山老弟.咱們在暗中看地事.最好別說出去.雖然不是大事.可追究起來.也是麻煩不斷."田單說道.

滕青山點點頭.一笑道:"放心.我也不會沒事.自己去找麻煩."

黑甲軍一個都統淪落到這地步,歸元宗絕對不會輕易罷休.

"你和我都不說,誰也不知道."田單低笑道,"其實看到那白崎,有這一天,你老哥我心里痛快啊!哈哈,過去看他作威作福,他自己都沒想到,會有這一天吧!嘿嘿,自作孽,可怪不得別人."

滕青山看了山道上方,被背著的白崎,對這白崎滕青山本來就沒一絲好感.

"他這一輩子,廢了!"滕青山淡漠道.

"斷了一條腿,站都站不起來,又斷了一條胳膊.是廢了!他完了."田單看看滕青山手中拎著的那袋子紫金,嗤笑道,"不過能怪誰呢?這個白崎明顯是眼饞這一袋子紫金,才想暗地里出手,獨吞這紫金的.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,就是廢了,也怪不得人!"

滕青山看看手中一袋子紫金.

"財帛動人心啊."滕青山很清楚金錢的力量,前世那黑暗世界,各種殺手之所以殺人,還不是接了任務收了金錢?

錢和權,從古到今,都擁有無窮的力量.

……

當兵衛將殘廢昏迷的白崎,背到山上的時候.整個礦區都***了,所有黑甲軍軍士們都震驚了.

華豐城城衛隊大隊長胡童,遙遙看著黑甲軍軍士們將白崎給抬走,他臉色難看的很:"我就知道!那個白崎跟過去,肯定沒好事.果然吧,那個董延手段還真是夠狠的,連白崎都栽在他手上!"

"這下麻煩了,麻煩大了!"

胡童在礦區里,額頭滿是汗珠,腦子里亂糟糟.

"白崎斷了腿,斷了胳膊!完蛋了,這歸元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!這一查下來……那白崎,當初可是跟著董延那手下下山的.他也看到,我去搜身的.他應該知道我被收買!"胡童緊張的很.

礦區,那是歸元宗極為看重的地方.

膽敢被收買,一旦被發現,那是死罪!

"不,白崎不一定注意是我搜的那漢子.或許,還不會找到我麻煩."胡童額頭汗珠滴下,他卻沒注意.

此刻,他心底很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就這麼完蛋,心中還存有一絲希望.

一咬牙!

"官沒了不要緊,這小命最重要,不管了,先做准備!先回華豐城,看風聲再行事!"胡童心中做了決定.

*******

礦區內,白崎住處外,五位百夫長聚集在一起.

"白崎都統他淪落到這一步,咱們現在該怎麼辦?"矮子劉和有些急躁,"這駐守礦區,竟然讓都統弄殘廢了.這上面怪罪下來!"

"哼,統領大人他們還沒糊塗到那地步."高瘦的萬凡祥眼睛眯起,嗤笑道,"事情經過咱們也都知道了,這根本就是白崎他自

,能怪誰?別說殘廢了,就是死了!他也只能認了!

萬凡祥此刻,根本沒將白崎放在眼里.

白崎過去之所以讓大家有些敬畏,就是'都統’這個身份,而現在人廢了,還想當都統?自然,有人心底已經不在乎那白崎了.

"說這些沒用的,干什麼."田單喝道,"咱們現在要做的有三件事,第一,請大夫治好白崎都統,第二,查出這麼多紫金,到底是怎麼被偷帶出去的.第三,立即將事情傳到江甯郡城去,讓統領,宗主他們拿主意!"

杜洪,滕青山也都贊同田單說的.

"大夫已經請了!"杜洪洪聲道,"那這樣,我親自跑一趟,帶點人,趕回江甯郡城去,將這消息告訴統領大人他們."

"嗯!那麻煩老杜你了."田單點頭.

當即滕青山他們幾人就分工,杜洪親自帶領十幾名黑甲軍精英,馬不停蹄趕往江甯郡城.而滕青山他們四位百夫長,這開始認真調查,紫金到底是怎麼被偷帶出去的!

查,一查到底!

……

滕青山,田單等四名百夫長在一起.

"你們的人,查到有用的消息沒有?"滕青山看向另外三人,"我這邊是一無所獲!"

"沒有!"田單搖頭.

"一點東西都沒查出來."萬凡祥,劉和二人也搖頭,萬凡祥嘴里咒罵道:"那些***,還真有手段!這紫金礦區戒備這麼森嚴,他們竟然能夠將十斤紫金給帶出去.到底怎麼帶出去的!"

田單說道:"咱們現在也就知道那麼一點點訊息,那死人叫李老三,是南部第二礦區的.他是黃金礦區的,怎麼能拿到紫金?"

滕青山也皺眉.

紫金礦區的苦工,根本無法和其他四大礦區礦工接觸,連生活區域都遠遠隔開,根本無法見面.

"有兩個可能."滕青山皺眉道,"第一,是我麾下的一百名看守的黑甲軍軍士中有內賊,他暗中將紫金拿到,再想方設法給了那李老三!不過,守備紫金礦區的黑甲軍軍士,是不允許離開自己的區域了,管理最嚴.出內賊可能性不高!"

五大礦區,當紫金礦區的看守,最是倒黴.

滕青山算是體會到了,現在五名百夫長,他壓力最大!

因為這一次白崎殘廢案中,最嚴重的,不是白崎殘廢,而是十斤紫金被帶出去!

十斤紫金,那可就是一百萬兩白銀!這可是一筆巨富!

一個白崎,對歸元宗而言,後天高手都的是,白崎的命,不值一百萬兩白銀!

"這一次能偷十斤出去,那下次,還能偷十斤!"滕青山鄭重道,"歸元宗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!白崎他殘廢是小,這紫金被偷盜出去,這是大事.這偷帶的方法,必須要查出來.不查出來……以後都不得安穩."

另外三名百夫長都點頭.

這鐵連山金礦,可是歸元宗的寶貝,連青湖島等其他勢力都眼紅,歸元宗可是拼了命保住這寶貝.

現在有人敢偷盜紫金,歸元宗怎麼能容忍?

"青山兄弟,你剛才說偷帶出去的兩種可能,一個是黑甲軍軍士內賊,還有一個呢?"田單說道.

滕青山遙看遠處的礦洞:"礦洞幽深,礦工們為了開采紫金,朝下面拼命的挖!年複一年,里面各種隧道多的很,我想……會不會,紫金礦區和黃金礦區,在地底某一處挖通了.使得紫金礦區的苦工,能跟黃金礦區的人碰到?"

田單,萬凡祥二人一怔.

可劉和卻搖頭道:"青山兄弟,這守備的軍士不是經常先去巡視嗎?那黃金礦區看守的兵衛,黑甲軍軍士,也會下去巡視.如果兩邊通了,應該會被發現才對."

"通了,又堵上了."滕青山說道,"這並非不可能."

滕青山心底,不相信自己麾下軍士出現內賊,因為在這方面,歸元宗軍紀森嚴,一旦發現,後果不堪設想.

"查,只能一查到底."田單說道.

"我們盡力就成,查不出來,我們也沒法子."劉和輕笑道.

"大人,大人,都統大人醒了!"忽然那照顧白崎的一名黑甲軍軍士連飛跑了過來.

"醒了?"滕青山四人都站了起來.

"問白崎,他肯定知道一些東西.

"田單說道,"不然,他怎麼能追殺那個李老三."

四大百夫長,立即朝白崎的住處跑過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