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二十九章 殺戮

鐵連山上,一道清澈的溪水旁,騰青山和田單二人,喝著著肉,愜意的.

"噴噴!這紮肉,味道還真不錯."田單將一塊紮肉朝嘴里一扔,嚼了兩口便吞下肚,而後喝了一口烈酒,爽的直嘴.

"這胡童挺會做人的."騰青山笑道.

身為百夫長,的確伙食要好多,可也不可能吃到各種特色菜肴,這些可都是那胡童,專門命人從華豐城帶來孝敬他們的.

"來這駐守,才過一半!還有一個多月,咱們才能回江甯郡城啊.不過回去,緊接著就要忙百夫長比試,每一領都要比出最差的兩個.准備迎接六月十二,招辛人!"田單笑道,"青山兄弟你是不用擔心了."

黑甲軍一共四領人馬,每一領都要選出實力最差的兩個百夫長.

"田單老哥,你在我們第一領,實力也算可以.比你差的也有不少."騰青山話說到一半,忽然看向遠處,"嗨,你看那邊."

"嗯?"田單也疑惑看去.

透過郁郁蔥蔥的大樹,花草,隱約看到遠處山道上有一道人影.

"白崎?"田單驚訝道,"他下山干什麼?今天是那些苦工們下山……他堂堂都統,下山又能做什麼?"田單無法理解.

"是有些不同尋常."騰青山眉頭一皺,隨即轉頭看向田單笑道,"田單老哥,咱們跟上去瞧瞧,不就知道了?".

"嗯,走."田單也起了興致.

二人各持著兵器,連尾隨了過去.

……

"大人!"

"大人!"

白崎行走在山道上,這山道上的一些上山,下山的兵衛,看到白崎就立即恭敬行禮.

白崎眉頭皺起來,盯著遠處二十余丈外的中年漢子身影:"這山道上,這麼多兵衛,我要下手估計都要被他們發現,特別從那中年男子身上再搜出紫金.被周圍兵衛們看到並且傳開,那就糟糕了."

白崎忍住不耐煩,一路跟隨著.

這一條山道,最是熱鬧.

因為山下,也有一群兵衛是專門看守,服侍那些戰馬的.山上山下的兵衛們經常換班,送食物等,所以,這山道上經常看到兵衛.

……

中年漢子李老三和其他苦工們一同下山,似乎普通.

"嗨,李老三?你這一口氣干了半年,工錢有不少吧.回去你家婆娘肯定准備好酒菜,暖被窩等你呢."

"我?我那婆娘如果這麼好,我就舍不得離開家了!"李老三哼了一聲,同時李老三顯得隨意的朝後面看一眼,遠處那道身影令他心中一驚,"這個黑甲軍大人物,之前就盯了我好一會兒,現在又跟蹤我干什麼?"

心中有鬼,當然越想越懷疑.

"不,不可能,他不可能發現啊."李老三想不到自己哪里會露出馬腳.

"嗯,董老大就在山腳,等碰到董老大,就沒事了.辦成這大事,以後就能享一輩子富貴了!"李老三強忍住焦急,故作隨意的和周圍苦工們攀談著,朝山下走著

白崎冷漠盯著那中年漢子,在他眼里,這麼一個粗鄙漢子根本就是手到擒來.他現在需要考慮的就是——別被兵衛看到他殺人,看到他搜到紫金.

"先容你多活一會兒."白崎就這麼跟著,他也不怕對方發現他.

李老三和白崎,一前一後,就這麼下了山.

當然在他們二人身後,還有騰青山,田單兩人悄悄跟蹤.

……

白崎瞳孔陡然一縮:"到山腳了!"頓時白崎速度加快,只見那李老三立即和其他苦工一分開,朝旁邊一轉彎就消失在白崎的視野當中.白崎幾個呼吸時間就沖到了山腳下,他立即朝官道方向一看.

"董老大!"那李老三看見遠處的人影,戰馬,立即飛奔過去.

"接應?"

白崎臉上露出猙獰之色,"一起死吧!"周圍只有幾名苦工,並無兵衛.而且對方有接應的戰馬,白崎已經顧不得太多.

"呼!""呼!"

施展出輕功,白崎仿佛一陣風迅速的靠近那李老三.

李老三回頭一看,不由驚恐:"董老大,救命!"同時兩條腿拼命的蹬地,可是,右腿上綁著的紫金袋子,太重了,他根本跑不快.

"什麼人!"那體型高大肥胖的壯漢,一手持著一根粗壯的黑色鐵锏,怒喝道.

"哼."

白崎嗤笑一聲,他何等身份?在乎一旁的小賊?

"死去吧."白崎不屑一笑,手中長槍便瞬間刺向那李老三,李老三驚恐的嘶喊:"救命!!!"可是,遠處的董延等四人,根本來不及救他.只聽得噗哧,一聲,那柄長槍槍頭便從後面刺穿了李老三的喉嚨.

李老三眼睛瞪得滾圓.

原本……

一場大富貴,他就要得到.可在最後時刻,他死了!

遠處的董延臉色一沉,喝道:"殺了他!"

咚!咚!咚!

那大胖持著一對鐵锏,二胖持著一雙大銅錘,至于那銀發中年男子手持一柄利劍便飛速沖過來.至于董延本人,則是遠遠跟在最後面,手中出現了兩柄飛刀.

"哼."白崎.一腳將那李老三尸體踢到一旁,而後長槍在李老三右腿上一劃,頓時將褲子劃破開一層,隱約看到,紮在李老三小腿上的布袋,這布袋已經有了裂縫,一粒粒碎紫金正露出來,紫色光芒,動人心魄.

白崎眼睛頓時亮了.

"小賊!"跑在最前面的大胖,也看到那紫金了,不由怒吼一聲,手中的鐵锏便重重砸了過去.

"撒手!"白崎冷笑一聲,手中長槍一甩.

呼!

"鏘!"長槍撞擊那鐵锏上,那大胖右手一震,整個人不由連退三步.而白崎也感到右手一麻,吃驚地看了那高大肥胖男子一眼:"好驚人的力氣!"就這麼一次交手,白崎就確定,對方是一流武者!.

"大哥,點子硬!"大胖大吼一聲.

"一起上."那董延也沖過來了.

那銀發男子更是手持長劍,唰唰,就是一片劍影籠罩向白崎都統.

白崎臉色一冷,一搖槍杆,手中長槍瞬間舞成圓影,只聽得一片撞擊聲,就將那劍影給蕩開了."哪來的高手,又是一個一流武者!"白崎心中愈加焦急,他沒想到,會出現這麼多厲害高手.

……

騰青山和田單二人躲在草叢中,盯著這邊,因為距離遠,騰青山他們並沒有看到紫金.

"青山,我們怎麼辦?"田單低聲說道.

"田老哥,這麼有趣的事情,不多看一會兒?"騰青山淡笑道.

田單也點頭笑了起來:"那白崎殺那個苦工,而且又引出這幾個厲害高手.看來,事情非同一般啊.這個麻煩是他自己惹的,就讓他自己解決.看到這白崎吃癟,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."

騰青山仔細觀察著對戰:"嗯,那四個人中,那個拿飛刀的一直在旁邊不敢近戰.真正動手的就那三個.其中兩個胖子,力氣不小,可錘法,锏法倒是一般.唯有那個銀發男子,算得上一個高手.可跟白崎比,還差不少."

"嗯,那個拿雙錘的胖子,被刺了一槍,看來,對方這三人敵不過白崎啊.真可惜.還想看看白崎丟臉吃癟呢."田單無奈說道.

《朝陽九槍》練成的白崎,就是和岳松比,也相差不了多少.

和騰青山比試時,騰青山用五萬斤力氣施展如影隨形槍法,白崎才那麼慘.

可白崎真正實力,還是極強的.

能擔任都統之職,沒點手段怎麼行?

……

"二胖,退!"那董延急切喝道.

"想逃?"白崎狂笑一聲,手中的長槍一抖,那二胖只覺得眼前一道亮光,仿佛太陽光芒一樣耀眼.

"咻!"

董延急切的立即一柄飛刀扔出,直射向白崎.

白崎一震長槍,長槍便將那飛刀磕飛,同時一個前送,噗哧!直接刺入那二胖的胸膛,而後飛速拔出!

噗!

鮮血飛濺.

那二胖胸口出現一個駭人的大窟窿,鮮血直冒,二胖睜大眼睛,看向遠處的董延,想說些什麼,可最後還是腦袋一垂,整個人就轟然倒下.

"二胖!"董延臉色大變.

"小弟!"那大胖也瘋狂了.

"阿延,你們都快走!"那銀發中年人喝斥道,同時他臉上浮現一絲白霜霧氣,手中長劍速度陡然激增.

"不,我要為小弟報仇!"大胖雙眼發赤,仿佛瘋了一樣.

"哈哈,拼命?"白崎大笑著,"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走掉!"那《朝陽九槍》練成後,白崎還沒這麼痛快過.之前剛練成就被騰青山根根打擊了一次,這令白崎不甘的,而現在,這群人,他痛快的.

嗤!

那大胖的肚子被劃了一槍,鮮血直冒.

"鏘!"那銀發中年人連擋住一槍,同時一腳踢在大胖的身體上,將大胖踢飛.

"阿延,你帶大胖先逃!"銀發中年人急切道.

那董延盯著那二胖尸體,全身微微發顫,隨即轉頭盯向那白崎,雙目也隱隱泛紅,低沉道:"叔,你帶大胖走!"說著,他整個人竟然沖向那白崎,從一開始就躲在遠處,施飛刀的董延,竟然飛速靠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