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二十七章 火盡薪傳

眼,滕青山他們來到鐵連山礦區也一個多月了.

傍晚時分,天色昏暗.

礦區各處已經點燃起了火把,有的地方則是燒著一堆堆篝火,大量的兵衛,黑甲軍軍士們認真巡邏著.而滕青山本人也是在紫晶礦區內,一棟寬敞的石屋中.這就是滕青山在鐵連山的住處.

"嗤嗤!"篝火火勢很旺.

滕青山手持輪回槍,正在篝火旁,沉浸在槍法中.

"那置之死地而後生!那股絕望中又有著一絲希望的意境……"滕青山正琢磨著,這一個多月來,滕青山將《烈火槍訣》的八十一招拆解融合,歸納成五大意境,如今已經創出了四招槍法.

第一招——火樹銀花!這一招非常的夢幻,漂亮,而且也容易迷惑敵人.

第二招——火上澆油!滕青山起的名字俗氣,可也簡單易懂,清晰反映這一招威力,槍法一出,瞬間威力爆,猶如火上澆上油.

第三招——火中取栗!這一招非常陰毒,出招極快,且悄無聲息.

第四招——烽火燎原!這一招是群攻的招式,極為的消耗力氣,但是威力也很驚人.

如今只剩下這第五招,這第五招的意境,有點類似于黯然之境,可又略微不同.

"不對!"滕青山微微搖頭.

當初為了創'火樹銀花’.僅僅耗費三天.可越往後.滕青山耗費時間越長.實話說.這幾招威力雖然驚人.可也及不上'如影隨形’'混元一氣’'毒龍鑽’這三招.畢竟五行拳法滕青山前世浸淫許久.

今生又耗費十幾年.才創出這三招.

看似簡單.卻早已返璞歸真.威力驚人.

可是五行拳中地'炮拳’衍變地槍法.滕青山一直無法創出.滕青山有感覺.自己再拆解,融合《烈火槍訣》地同時.對火屬性地領悟也在提高.對炮拳衍變出地槍法.腦海里也更加清晰.

前世'虎炮拳’是滕青山絕招.這衍變出槍法.威力應比之'毒龍鑽’更勝一籌.

不過,飯得一口口吃.

先將《烈火槍訣》融合的第五招創出,否則,更別說衍變更難的'炮拳’了.

"黯然之境,和置之死地而後生,有著本質的不同,那境界……"滕青山在思索的時候,忽然——

"啪!"的一聲.

滕青山不由轉頭看去,只見旁邊篝火比之前暗了不少,一些燒了好一會兒的木材上有著紅色火星,時而亮起時而暗去.滕青山從旁邊隨意抓起兩根干燥的木材扔過去,頓時那燒了許久的木材表面紅色火星,一下子就燃起了火焰.

"嗯?"

在那紅色火星燃起火焰的一瞬間,滕青山腦中一道靈光閃過,眼睛一下子亮了!

"對!"

滕青山連抓起旁邊的輪回槍,閉上眼睛,同時右手抓著槍杆,左手抓著槍身,先是一回拉槍杆,而後再猛然一個推送,滕青山體內內勁便灌入了這輪回槍,只見輪回槍的槍頭朝前方急速刺出.

在刺到極限時,槍頭略微一震.

呼!呼!

槍頭上竟然產生肉眼可見的勁力漩渦.

"對,就是這種感覺!"滕青山驚喜若狂,當即,轉身又是一槍,刺向旁邊的一棵大樹樹干.

"蓬!"

槍頭一刺入樹干,便產生爆炸聲,那需要兩人環抱的樹干直接出現了一個駭人的大洞,碎木片子肆意亂飛,這棵大樹眼看著開始震顫起來,似乎時刻會倒掉一樣.周圍的黑甲軍軍士們嚇得一大跳,一個個連小心戒備.

"大家小心點,別被大樹給砸嘍!"滕青山大笑一聲,隨即就是一記飛踹,頓時這棵大樹轟然朝滕青山前方倒去,早有准備的黑甲軍軍士們都讓到一邊去.

"大人真是好槍法,這麼粗的大樹,就被弄倒了."

"咱們大人,那槍法是一等一的."

一個個軍士們稱贊起來.

滕青山心中卻痛快的很,忖道:"我的飛刀'黯然一刀’,也只是能遠距離控制飛刀爆裂開.而剛才這內勁,配合我的力道控制,精神意念的引導,竟然產生了那漩渦內勁.這一槍爆威力,還真不小!嗯……這一招就叫'火盡薪傳’吧!"

滕青山很滿意這一招.

這《烈火槍訣》融合的五招中,這'火盡薪傳’是最厲害的一招.

"可惜,這一招必須靠'內勁’才能達到這效果,單憑身體力量做不到!不過,以我的內勁,這一招威力已經很不錯了."滕青山腦中對將來'炮拳’所能衍變出的槍法,腦海中更加清晰了.

耗費一個多月時間,終于創出這五招.

滕青山此刻,心情大好,當即持著輪回槍開始在紫晶礦區內巡邏起來.

"大人!"

"大人!"

那些巡邏監督的黑甲軍軍士,看到滕青山就立即行禮.

"嗯."滕青山淡笑著點頭,瞥了一眼礦洞,已經有人開始出來了,"今天挖礦結束了?"

"是的,大人.礦洞里的苦工們已經一個個出來了."黑甲軍軍士恭敬說道.

滕青山卻是笑著朝礦洞走去,這礦區周圍都被挖的凹陷了下去,而其中還有極深的礦洞,滕青山沿著一條礦洞朝里面走.這時候已經有苦工們一個個朝外走了,見到滕青山都連躬身行禮.

這些苦工臉上,頭上,身上都滿是灰塵,髒兮兮的.

"二狗,你今天挖到多少紫金的?"

"看,指甲大這麼多呢!是我這一個月弄的最多的一天了!可還是要上交,挖的再多也不是咱們的."

"你看我這,八個人挖的紫金,加起來才這麼點."

滕青山一眼看到正在說話的漢子,這漢子手心中正有著一些碎紫金粒子,滕青山眉頭一皺說道:"八個人的紫金,怎麼都到你手里了?"

"大人."那漢子看到滕青山,嚇得連行禮,隨後才道,"這些資金,我那些兄弟讓我順便一道交給黑甲軍軍士大人,這樣,軍士大人們也方便點."

"你叫什麼名字."滕青山說道.

漢子有些惶恐:"我,我叫吳大甘!"

滕青山點點頭,朝礦洞里面看看便回頭朝礦洞外走去,在礦洞外不遠處,正有兩名黑甲軍軍士,坐在桌子前,收著每一個礦工挖掘出的紫金,並且記錄在案.

滕青山暗自點頭:"按照歸元宗的規矩,紫晶礦區苦工,是沒辦法和其他礦區礦工接觸.而且,還不定期查探他們的住處.走的時候,還要脫光衣服,剃光頭,給他們一套新衣服,讓他們光溜溜走.的確是防止有人偷帶紫金!"

紫金礦區的規矩,可比其他四大礦區要森嚴的多.

想悄無聲息偷走紫金,難如登天.

"大甘哥,那位黑甲軍大人跟你說什麼的?"一些苦工向吳大甘詢問道.

"沒啥."吳大甘嘴里隨意說著,瞥了一眼走到遠處的滕青山,這才暗松一口氣,忖道,"後天就是三月二十八!這到了最後關鍵時候,我還是小心點,別惹黑甲軍這些人注意的好!否則壞了大哥的大事,就糟糕了."

吳大甘隨即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.

……

很快,便到了三月二十八這一天.

按照鐵連山礦區的規矩,其中黃金四大礦區的苦工們,想要回去探親,每個月二十八號可以回去.一個月就這麼一天!而紫金礦區,一年才有一次離開礦區的機會.

這一天,清晨.

淡淡的霧氣彌漫,顯得很是清爽,苦工們今天心情也很好.

"沒日沒夜的在這地方干,累死了,睡覺都沒舒服地.總算可以回去了."

"哈哈,想你家婆娘了吧?"

"嘿嘿,睡這冰冷木頭床上,和睡在家里抱著婆娘,不好比啊."

一群苦工們彼此議論著,正排著隊,一個個接受'搜身檢查’,然後才能離開礦區.

"你們一個個都別犯糊塗!一旦現了黃金,就是那麼丁點黃金,現了,一律處死!"其中一個兵衛小頭目大聲喝道,"在搜身之前,你們自己先好好查查自己,別被人栽贓陷害,等被我們現了,你說什麼可都沒用了."

一群兵衛們攔住道路,審視著這群苦工,又專門的兵衛進行搜身.

按照規矩,對黃金礦區搜身,一般是普通兵衛們來做.

對紫金礦區的苦工搜身,才由黑甲軍軍士專門來做.

就在這時候,大黑胡子壯漢大步走了過來.

"大人!"那些兵衛們立即行禮,來人可是華豐城的城衛隊大隊長,可以說地位僅次于城主,這些小兵衛們當然恭敬的很.

"嗯."胡童目光一掃那些排隊的苦工,隨即對兵衛們喝道,"兄弟們,都認真仔細點,每一個人都給我搜查清楚嘍,別漏掉一個."

"放心吧,大人,他們休想攜帶走一點金子."立即有兵衛頭目討好道.

"嗯."胡童點點頭.

目光又仔細掃視了一遍,忽然瞥到十數丈遠處,有一名穿著樸素有補丁袍子的中年漢子著正走過來,胡童頓時眼睛一亮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