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十一章 回家

"大當家死了!"

"大當家死了!"

……

滿是鮮血殘肢的鐵山幫山寨內,白馬幫的幫眾們卻是亂了起來.洪四爺的威信太高了!這白馬幫是洪四爺一手建起來的,雖然說鐵山幫僥幸生存的幫眾已經四處潰散逃了,可洪四爺的死,對白馬幫打擊太大了,白馬幫的馬賊們都有些亂起來.

"滾開."鐵山幫的大當家'王鐵山’瘋狂朝西南方向沖去.

噗哧!

開山刀將路途中敢阻擋的人直接斬殺成兩半,就趁這混亂之際,王鐵山很快就沖進了大延山.

"白馬幫的崽子們給我聽著!我王鐵山會再回來的!白馬幫活著的其他當家,都洗乾淨脖子等我王鐵山來砍吧,怕死的,回去就解散了白馬幫……哈哈……"狂笑聲在整個寨子上空回蕩.而王鐵山人影誰也不知道跑哪去了.

"王鐵山,你們讓他給逃了?"身穿鎧甲,騎著赤火馬的刀疤男子喝道.

"三當家!那王鐵山跑的快,而且當時大家都關心大當家……"白馬營的馬賊們也都有些無奈.

"爹,爹."

這時候,一道人影飛奔過來,一下子便跪在了洪四爺尸體旁,正是少當家'洪震傑’.

"震傑."那刀疤男子開口道,"別哭了,大哥他死了,可是現在最重要的是,要防備那王鐵山!今天我們滅了他們鐵山幫,殺了他兩個兄弟,他可是跟我們不死不休啊!他最後的狠話,你也聽到了."

少當家'洪震傑’直起身子:"三叔,我懂.這次,咱們損失是夠大的,我爹,我師兄,我二叔,他們都死了!管事的,也就剩下你和我了.以後,許多事情就要拜托三叔你了."

刀疤男子點點頭,歎氣道:"這次咱們白馬幫損失不少人馬,連白馬營也死不少人."

"嗯……"

洪震傑環顧了一下周圍,這一次白馬幫帶了六千多人馬過來,真正在厮殺中死去的也就一千多人.可是,受傷的卻有很多,不少人都殘廢了.這一殘廢,自然戰斗力銳減,活著也只是多一張嘴巴罷了.

"這個關口,我們白馬幫得撐過去."洪震傑說道.

"那王鐵山雖然麻煩,可僅僅一個人,倒不是太棘手."那刀疤男子皺眉道,"最糟糕的是,大哥死了!大哥對宜城各個幫派有著莫大的威懾力.許多幫派都向我們臣服,甚至于交錢,就是大哥的緣故.可是,大哥現在死了.大大小小的幫派,怕是要蠢蠢欲動了."

洪震傑聽了也有些煩惱起來.

一個強大幫派的大當家,是要鎮得住人的.否則,恐怕連手下都不會心服,敵人估計也會下手.

"我白馬幫在宜城數十年,根基深厚,也不是別人說動就動的."洪震傑冷哼一聲,"不過三叔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,這次得吸納一些幫眾,最糟糕的是,這次白馬營損失了好幾十個兄弟,白馬營那樣的好漢,是爹數十年培養出來的,要補充,難啊."白馬幫最核心的就是這白馬營了.

兩百人的白馬營,戰斗力超過兩千普通馬賊.

這也是洪四爺,效仿歸元宗的'黑甲軍’,所建立的精英人馬.

"震傑,現在天快黑了,我們是不是暫時就住在這,等到明天一早再出發?"這刀疤男子詢問道.

仰頭看天,天色昏暗.洪震傑點頭道:"先好好看看,多少兄弟受傷,多少兄弟死了.都算一下!"洪震傑也感到了煩惱,他爹洪四爺還活著的時候,他少當家可以愜意地享受生活,凡是有他爹.

可洪四爺一死,洪震傑就感覺到了,宜城土皇帝這個位置,不是那麼好坐的.

大延山里.

噼里啪啦,滕青山全身筋骨發出低沉的聲音,整個人又長高,恢複了原先的身高,身形也恢複了原樣.一旁的滕青虎雖然見過一次,可依舊感到有些難以置信.

"青山."滕青虎擔憂道,"剛才,那鐵山幫大當家最後逃走時的聲音你也聽到了,這個王鐵山,是跟白馬幫不死不休啊.我們宜城估計要大亂,以後……我們滕家莊,怕也是不安穩."

滕青山一邊和滕青虎行走在山林間,一邊說著:"這次白馬幫損失很大,那洪四爺和少當家都死了,連那白馬營都損失了不少人馬."

"那個少當家死了?"滕青虎大喜.

他在半山腰上,根本沒看清下面發生什麼.只聽到王鐵山逃走時候,運轉內勁說出的畫.

"嗯,死了."滕青山點頭,自己親手射殺,當然肯定.

"死的好,死的好!"滕青虎恨聲說道.

"鐵山幫的損失更大,那二十幾個有內勁的馬賊,還有三千核心幫眾,不是死了就是逃了.鐵山幫這次完蛋了!不過……"滕青山眉頭一皺,"白馬幫這麼大損失,我們宜城其他幫派,肯定也會亂起來."

滕青山和滕青虎在大山里,不斷前進.

滕青山雖然知道未來會亂,可是卻不擔心!因為,以滕家莊自身武力,特別是一群內勁高手的誕生,這令滕家莊根本不怕一般幫派.

而白馬幫損失這麼大,精力都會放在幫派上,估計也不會來找一些莊子的麻煩.

……

天一片漆黑,近乎後半夜了,滕青山,滕永凡二人才穿過大山,來到滕家莊大門外.

"誰!"滕家莊大門值守的族人影,連喝道.

"是我,青山."滕青山開口道,這大延山雖然大,可如果是滕青山本人,百里路程,半個時辰就足以穿過了,按照前世的計算速度,那就是五十六公里每小時了,這可是山路.當然這種事情只有滕青山這種非人存在能做.

滕青虎速度就慢多了,二人足足耗費了近四個時辰,到了後半夜,才趕到滕家莊.

"青山回來了?"只見練武場上立即跑過來好幾個人.

滕青山,滕青虎從側門走進來,便發現,族長滕云龍以及滕青山的父母,滕青虎的父母.

"青山啊,你們可把我嚇壞了."滕云龍笑著走過來,"一想到那麼兩個小子,跟著白馬幫跑過去,我就怕啊.好了,你們總算活著回來了."

滕青山借著大門旁火把的光芒,能們也是不放心,一個個不睡覺,都在練武場上等.

"外公."

"爺爺."

滕青山,滕青虎二人也感覺到長輩的關心.

"今天你們都先回去睡覺.永凡,你們兄弟倆都跟我來."當即,滕青山他們幾個人來到了族長滕云龍的住處.

堂屋內,關上房門,屋內只有五個人.

族長滕云龍,滕永凡和滕永杭,以及滕青山和滕青虎.

"結果怎麼樣?"滕云龍一來便直接詢問道.

滕青山開口道:"白馬幫和鐵山幫損失都很大,鐵山幫幾乎全滅,普通幫眾只有極少數逃掉,至于高手就只有那大當家'王鐵山’逃掉!而白馬幫……損失也極大.那洪四爺和他兒子少當家,都死了."

"洪四爺死了?"滕云龍,滕永凡,滕永杭三人都大吃一驚.

洪四爺,這三個字,那就是一個金字招牌.

在宜城,洪四爺那就是土皇帝!可以說操控著很多人的生死.

"這老賊,竟然死了?死的好,死的好啊!"滕云龍忍不住大笑起來,笑得眼睛都流出了淚水,"沒想到我滕云龍這輩子,也能等到這老賊先死掉啊."

"狗日地老賊,總算死了."滕永杭也是罵了起來.

滕青山他們也能明白父輩們的怨氣,這數十年來,白馬幫作威作福,滕家莊弱小的時候,受過的欺凌太多了,父輩那一代,被擄走的女人有很多,那可以說是血債累累啊.

"那老賊怎麼死的?"滕云龍追問道.

"我在山腰上沒立即看向滕青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