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滕青山的虎拳

滕青山目光一掃周圍強盜,忖道:"強盜匪徒還剩下近八十名,一旦我動手,這些強盜恐怕會四散逃跑,他們分散逃跑……我再厲害,也最多殺十幾二十人,于事無補,而岩叔他們……"滕青山看向那些族人.

這些族人都是和自己,一起進山獵殺野獸的,而今天,有人廢了,有人眼睛瞎了.

滕青山心底有著怒火在燃燒.

"一切好說?"滕永凡上前兩步,走到滕青山身前,看著一群強盜,"要救你們老大,也簡單.拿出你們身上所有值錢的玩意,看夠不夠彌補我族人的損失,如果夠,或許我們會放掉你們老大.否則的話……"

滕青山看了父親一眼,沒有出聲反對,其他族人們也默認了.

在這個年代,死亡是正常的,如果經常頭腦發熱,滕家莊早就覆滅了.有時候,必須理智的考慮.多殺一些強盜劫匪,對滕家莊每一點好處,相反可能惹起強盜們發狂,或許會死更多的族人.

"行,沒問題."那俊秀青年連從懷里取出了三錠銀子,同時轉頭看向其他人,喝道,"還不快點!"

那些強盜們略微遲疑,而後一個個還是從懷里取出銀子,銅錢.

"都扔到一起,放在地上."滕永凡喝道.

一個個強盜雖然不舍,依舊將銀子,銅錢扔在田地里,一會兒就堆成了一小堆.

"青虎,你去數數,有多少."滕永凡吩咐道.

"嗯."滕青虎跑過去,仔細數了一下,回頭道,"零頭不算,一共三百二十三兩銀子!"

"就這麼點?"滕永凡冷笑看向那個俊秀青年,"你們虎山丘老大的人頭,可不值這麼點銀子?"

那俊秀青年一聽急了,這群人中最擔心老大性命的就是他,因為,那是他親哥!俊秀青年轉頭怒盯向一名精瘦的強盜:"我哥放在你那的銀票呢?"那強盜一怔,連道:"那,那可是獻給白馬幫的!"

"這時候,還管個白馬幫,我哥都快沒命了."俊秀青年喝道.

顯然,俊秀青年還是很有威信的.

"嗯."那強盜從懷里取出了一疊銀票,也不舍得扔在地上.

滕永虎一看,回頭道:"十六張一百兩的銀票!"

"哼,雖然不夠多,也馬馬虎虎算了,好了,你們可以走了.不過,他得留下."滕永凡一指那個三角眼漢子,那三角眼漢子嚇得直接跪了下來,連轉頭驚恐的看向其他強盜們,"各位兄弟……"

"他也不是我們虎山丘的,只是一個混混罷了.要殺要刮,你們處理吧,還請快放了我老大."那俊秀青年說道,

"滾吧."滕青山一腳挑在那悍匪頭領腰部.

悍匪頭領整個人都挑飛了起來,而後重重落在俊秀青年身前.

"我們快走."悍匪頭領壓低聲音,連道.

"走!"俊秀青年一扶起悍匪頭領,便立即下令,這一群強盜們迅速的朝遠處跑了.

"各位兄弟……"三角眼漢子都快哭了,隨後轉頭看到一群怒盯著他的滕氏族人,嚇得全身都發顫.

滕永凡盯著這三角眼漢子:"說,將事情從頭到尾給我說清楚."

三角眼漢子身體一顫,連道:"各位好漢,這可跟我一點關系沒有啊,我就是一個傳話的!我那位兄弟,他是在揚州大鹽商李大老爺手下做事的,這次是他的首領,命令他找人對付你們的.那個首領,似乎還在你們這訂貨,給付你們一萬兩銀子的.我那兄弟還說……那個首領,一開始不打算給你們一萬兩銀子的."

"狗娘養的,就是那個混蛋."滕青虎咆哮一聲.

滕青山心中起了殺意:"那個騎兵首領,應該是叫秦三!"雖然很想殺秦三,可是那秦三畢竟是大鹽商手下的干將,而且論實力……如今的自己,恐怕還不一定是敵人對手.現在,只能忍!

"各位好漢,你們就當放個屁,放掉我吧."這三角眼漢子連道.

滕永凡手中長槍一動.

"噗哧!"長槍貫穿了三角眼漢子的喉嚨,那三角眼漢子眼睛瞪得滾圓,而後生機消散,整個人無力倒在田地里.

"我們走吧."滕永凡一拔長槍,說道.

滕氏族人們扶著傷者,一個個迅速離去.

在回去的途中.

"青山."滕永凡開口道.

"爹."滕青山看向父親.

"你是不是覺得,爹今天收銀子,放掉那些強盜,很不好?"滕永凡歎息一聲,"你的槍法很好,如果我放開手讓你殺,你同時只能殺部分人,而其他人,也會殺了我們不少族人.到時候,我們死的族人更多."

"為一時意氣,讓族人陷入危機中,這,絕對不行."滕永凡教導道.

"爹,我明白."

如果滕青山真的是十歲孩童,或許還真的會意氣用事,可他擁有前世記憶,他明白,什麼時候該隱忍,什麼時候該爆發.

"青山,族內你現在也說上話,你也能主事.但是你得記住.要在這個亂世中,讓我滕氏一族傳承下去,千萬別意氣用事!"滕永凡說道,"要時刻記住,在你背後,還有更多的族人."

"知道,爹."滕青山心中有些亂.

不是為了父親說的話而心亂.

而是因為……形意拳!

"現在差不多,是該教族人形意拳的時候了."滕青山心中不斷思索著,"我之前三四歲,五六歲的時候,說話在族內也沒用.而且,一個孩童教大家形意拳,和太可笑了些.而現在,我是族內第一人,大家也知道我槍法厲害!我只要說一個謊言,應該就容易讓族人們相信."

滕青山走在歸途中,仔細思考,終于確定,"嗯,這次回去,就和族長,爹他們說說."

******

回到族里,滕青山他們一群人中,多數人受傷,這令滕家莊族人們有些震驚,幸好沒人死亡,還在大家承受范圍內.

族長滕云龍的住處.

宗族的幾位老人,以及族內地位較高的滕永湘,斷臂的滕永雷等人,都聚集在這.

"永凡,你們這次做的很好."滕云龍感歎道,"沒想到那個騎兵首領心胸這麼狹窄,給了我們一萬兩銀票後,竟然還讓人通知強盜!"

"對那騎兵首領而言,我們就是螞蟻,他想要碾死就碾死."滕永雷冷笑道.

"一百多年前那次,當初的宜城第一幫派'銅虎幫’,不是滅我滕氏宗族立威嗎?幸好我們跑的快,逃進大山里.可依舊被屠戮了近一半族人."三爺爺感歎一聲,"這個世道,人命最不值錢."

"幸好大家都活著回來了."滕云龍看向滕永凡,滕青山,"永凡,青山,你們父子倆今天估計也累了,早點回去休息吧."

"是,師傅."滕永凡點頭.

"外公!"滕青山忽然道.

"嗯?"不少人看向滕青山,對滕青山,宗族內的長輩是非常喜歡的,年紀這麼小,卻擁有這麼驚人的武力.一個宗族擁有這麼一個高手,宗族都會為之受益.比如今天,如果沒滕青山,恐怕獵人隊沒幾個人能活著.而有了滕青山,不但一個不死,還逼迫得強盜拿出銀子.

滕青山看著族內長輩:"外公,我有一個事情必須得告訴大家."

"說吧."滕云龍笑道.

"啥事啊,青山?"三爺爺也詢問道.

滕青山道:"我加入獵人隊後不久,曾獵殺過一頭老虎.在獵殺老虎的同時,我仔細觀察過老虎的動作,回來後,我就仔細琢磨,我記得,那李家莊李金福都能琢磨出一套'猛虎拳’,我自己也琢磨出一套虎拳!"

"虎拳?"族人們都笑了.

這九州大地上,各種拳法不計其數,因為處于亂世,誰不會一兩手?

"青山還真了不起."滕云龍稱贊一聲,沒多說其他.

"可是我在練習這虎拳,並且控制呼吸配合後,就在前幾天,我發現體內,產生了一股神奇的力量!"滕青山說道.

"體內產生神奇的力量?"整個屋里的一群人一下子愣住了.

"什麼力量?"滕云龍連道.

滕青山蹲下身體:"外公,你們看."滕青山手身在木板凳上方不動,同時鼓動內勁.

"呼!"

內勁如箭,噴射出來,只見木板凳一陣爆裂聲,邊緣一截木頭完全化為了碎末.

屋內的一群人完全怔住了,一個字都說不出了,傻傻的看著這一幕.

"內勁!!!"那斷臂的滕永雷第一喊道.

"是內勁!"滕永湘也激動的說道,"是內勁啊."

"真是內勁,我看過,這真是內勁."滕云龍也激動萬分,一群族人,仿佛一群饑餓的狼群,盯著一個羊羔一樣,個個激動的滿臉通紅,盯著滕青山.

"青山竟然練出內勁,怎麼可能呢?"滕永湘驚歎道.

滕青山也搖頭故作迷茫道:"我也不清楚,我只是模仿老虎動作,感覺那些動作可以鍛煉身體,同時調整好呼吸配合,可沒想到,練習幾個月,體內竟然產生了內勁.我都不敢相信."

"哈哈……"滕云龍大笑了起來,"這有什麼奇怪的,天下間有無數的修煉內勁方法,這些內勁方法,還不都是人創的?別人能創,我滕氏宗族千年來最厲害的天才,難道就不能創?"

一個個族人連點頭.

"別人能創出來,我滕氏一族出現這麼個天才,也是應該的啊."滕永湘也哈哈笑起來.

"不過我這,僅僅是模擬老虎的動作和呼吸,沒有更高深的了."滕青山搖頭道.

"簡單好,簡單好,一步一個腳印."滕云龍開心萬分,"李家莊那個老家伙跟我得意,他那孫子創出猛虎拳,哼,一個假把式而已.我外孫的這虎拳,可是能練出內勁呢,比他更強."

滕青山很清楚,形意拳中,三體式和五行拳,看似簡單,實際上,最難出成果.許多形意高手,都是練習的形意十二形.只有在形意十二形上有成就了,才反過來,逐步研究五行拳,三體式.

"駁雜不如專精,教他們十二形,還不如單單教虎形,他們練習虎形,也更容易有所成就."滕青山心底暗道.

他所謂的虎拳,實際上就是形意十二形之'虎形拳’.

"外公,我想,將這虎拳傳給族人們."滕青山說道.

"好,好."滕云龍連點頭.

"哈哈,如果我們有了內勁,我們滕家莊,誰還敢惹?"滕永湘也激動的很,旁邊的滕永凡更是激動的一拍滕青山肩膀,"青山,我滕永凡這輩子最驕傲的,就是生了你這麼個兒子,哈哈……"

一群族人,激動萬分.

擁有虎拳,滕家莊的實力將會發生急劇的變化.

"你們都記住."滕云龍轉頭看向四周,"青山創出這虎拳,千萬別傳出去,要保密.以後這虎拳,就是我滕家莊的宗族絕技了,絕對不外傳,傳男不傳女!"

"知道."一個個都點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