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章 臘月二十六

"青山,回來啦!"滕家莊的大門開啟,看守的族人們熱情的打招呼.

手上拎著兩只野雞的滕青山也笑著道:"嗯,回來了,房叔,今天我們還真弄到些獵物,你們晚上可有下酒菜了."這次進山主要目的是取水,當然這來去途中,看到獵物也順便獵殺一些.莊內一家差不多也能分到一斤肉.

"嗯?"一進入練武場,滕青山眉頭就是一皺.

地面上依稀還能看到凹陷的車轍印,這練武場常年被腳踩,非常的硬實,能將練武場壓出車轍印,那車子的重量可想而知.滕青山轉頭向旁邊的一個少年詢問道:"三子,今天莊里來什麼人了?"

那少年說道:"青山哥,就在剛才,就有一支近百人的隊伍,押解著一兩頭馬拉的大貨車.現在那些人,都去兵器鋪那邊去了."

一聽,滕青山心中就猜出.恐怕那隊伍,就是押解煉制182柄碧寒刀礦石材料的隊伍.

"哥,哥!"清脆的聲音響起.

滕青山轉頭一看,正是自己母親和妹妹青雨,如今青雨跑起來已經很歡快了,直接跑過來,抱住滕青山,隨即瞪大眼睛看向滕青山手上的野雞:"哥,今天有雞肉吃了啊.兩只呢!"

"娘,你將這野雞帶回去,我去爹那看看."滕青山將兩只野雞遞給母親袁蘭.

"好,你爹接下來的日子,很苦,也要多吃一些東西,補補身體."袁蘭接過這兩只野雞.

族里分配食物,是按照各家貢獻大小,當然即使最沒貢獻的,也會有最低數量的肉食.而像滕青山家,滕永凡是族內的第一打鐵匠,兒子滕青山又是如今族內第一高手,獵人隊的首領.

自然,分配的食物會比較多,這兩只野雞,便是分配好後,滕青山准備直接帶回家的.

"哥,我也跟你去玩."青雨抱著滕青山的手.

旁邊的母親袁蘭笑道:"青山,你就帶你妹妹去你爹那玩玩,不過,等一會兒,你們一起回來吃午飯."滕青山應一聲,也就牽著妹妹的小手,和旁邊的滕青虎,滕青浩二人一同朝父親的兵器鋪走去.

"青虎哥,青浩哥."滕青山走在途中,老遠就看到兵器鋪門口有車,還有大量的人,便說道,"你們直接繞路,從兵器鋪的後門進去,將水箱送進去就行了."

"明白."雖然說外人看到水箱也沒事,可滕青虎和滕青浩還是知道,盡量保密為好.

******

兵器鋪內這時候熱鬧的很,不少兵器鋪的學徒們正搬著各種材料,而在兵器鋪大院子的角落木桌旁,正坐著四個人,分別是滕永凡,滕云龍以及另外兩個陌生人.一人高大壯碩,看似威猛.而另一個則是腆著大肚子,肥胖的很,這大胖子身上還穿著黃色的狐裘,大拇指上那金扳指閃閃發亮.

"青山,你來了."坐在兵器鋪庭院中央的滕云龍笑著打招呼.

青雨卻是脆生生喊道:"爹,外公."同時連朝那奔跑過去.

"永凡,這是你女兒?還真可愛."那大胖子樂呵呵說道.

滕永凡笑著點頭,同時一伸手,將青雨抱在腿上.而那大胖子則是接著道:"滕老族長,永凡,我們做生意不是一年兩年了,你們也應該知道,我給你們的價格,絕對不高.一萬三千兩白銀!我都將零頭去掉了."

"李二."滕云龍笑著道,"我們都是老朋友,我滕云龍從來不說謊,更何況,你也應該明白.能交給我們這麼一筆大生意的,能是一般人?那些人親自跑到我滕家莊,肯定是為了壓低價格.我們滕家莊,沒辦法,只能接下.你這價格,略微壓低一點,讓我們也好有點賺頭啊."

那大胖子思考了一下.

"好."大胖子那戴著金扳指的右手一拍桌子,豪爽道,"看在咱們這麼多年的朋友份上,我也懂你們的苦處,不說廢話了,一萬兩千五百兩白銀.這是最低了,低一個銅錢都不行."

滕云龍和滕永凡相視一眼.

"行."滕云龍點頭.

"我讓人取銀子!"說著,滕云龍笑道,和旁邊的滕永凡點點頭,滕永凡親自起身去取銀子.

滕青山瞥了一眼,坐在大胖子身邊的壯漢:"這個男子,雙目有神,筋骨之力也極強,是個不錯的高手.不過和昨天來的那個騎兵隊伍首領相比,要差遠了."就在這時候,滕永凡親自抱著一箱子過來了.

"蓬!"箱子落在地上.

"李二,那里面是四千五百兩銀子!我這,是八千兩銀票!"說著,滕云龍遞出銀票.

"銀票?"那叫李二的胖子臉色微變,眉頭一皺,瞥了一眼銀票,看到銀票上'揚鹽’二字的大印,臉色才略微好看點,"滕老族長,這八千兩銀票,我去揚州錢莊取銀子,可就要繳納八十兩的費用啊."

一百提一,這是揚州錢莊的收取的費用比例.

滕云龍苦笑道:"李二,我們滕家莊一般怎麼會有銀票?還不是那訂貨的人,人家只給了這八千兩銀票,我還擔心,到時候,對方不付尾款呢.唉,誰叫咱們小莊子,好欺負呢.李二,你就擔待著點吧."

這李二胖子站了起來,歎了一口氣:"算了,我也不計較,我們做生意,本身也要存銀子進錢莊,就算了.嗯,點清楚了嗎?"

"是四千五百兩."那打開箱子數銀子數目的壯漢點頭道.

"那好!"李二胖子看了滕云龍一眼,"滕老族長,永凡兄弟,那咱們這筆生意就算成了.我也就先走一步了."

滕云龍立即起身,去送這群人.

這群人離開,兵器鋪內立即安靜了不少,滕青山看向父親滕永凡:"父親,這筆生意,很吃虧?"

"如果那尾款能拿到手,不算吃虧."滕永凡說道,"一百八十二柄碧寒刀,價值一萬八千二百兩銀子,我們成本,單單各種材料,現在購買的就花費一萬兩千五百兩白銀,加上莊內其他的一些特殊材料,成本也有近兩千兩白銀.再加上碧寒潭的潭水!還有人力費用."

滕青山點頭.

單單材料成本,就一萬四千五百兩銀子,碧寒潭的潭水,對滕家莊而言不值錢,可不知道碧寒潭所在的人而言,就是無價的寶貝.還有滕永凡,滕云龍即將一個多月不斷地辛苦打造.

這筆生意,拿到尾款,也只能算是小賺一點.

"那些鹽商,別看他們財大氣粗,可是做起生意來,小氣吝嗇的很.否則,怎麼會親自跑到我們這來訂貨?"滕永凡嗤笑道.

"尾款,會不會拿不到?"滕青山皺眉道.

滕永凡略微思考,搖頭道:"雖然我也有些擔心,不過……應該不會,一是對方是揚州鹽商,地位不同,估計還犯不著賴我們的銀子.二來,以對方的武力,根本不需要和我們耍手段,直接威逼我們煉制兵器,不煉制就殺.這不更干脆?"

滕青山點頭.

父親說的不無道理,只是對方占據絕對的優勢,滕家莊心里還是擔心對方耍賴.

"青山,從今天起,直到碧寒刀全部煉成,每天晚上,我都要呆在這兵器鋪里.家里的事情,你幫著點你娘,青雨還不懂事,你娘又要做事情,又要帶青雨,很累的."滕永凡囑托道.

滕青山點點頭.

妹妹青雨畢竟只是六歲孩子,又不是像自己擁有前世記憶,淘氣不懂事,是正常的.

******

接下來的日子,父親滕永凡和族長滕云龍,幾乎就完全住在兵器鋪,有時候忙的,吃飯都沒時間回家.只能讓家里的人送飯過去.

……

轉眼,距離年祭只剩下五天了.

"青山,族長讓你去兵器鋪."滕青山率領打獵隊剛回來,族人就立即告知這消息.

"知道了."滕青山將手中的獵物遞給滕青虎,"青虎,這獵物你們去分一下."說著,滕青山持著鑌鐵槍,朝兵器鋪跑過去.在半途中,老遠就聽到兵器鋪那邊'叮叮當當’的打鐵敲擊聲.

步入兵器鋪.

"青山來了."不少當學徒的族人們笑著打招呼.

滕青山注意到,此刻父親滕永凡正赤裸著胸膛,揮舞著鐵錘.

"青山,你過來."坐在庭院內,身上只是披著袍子,臉上滿是汗水的滕云龍正在喘息著,見滕青山走來,他自嘲笑道,"還是老了,這才半個時辰,我就累得不行了.還是要靠你爹啊."

滕青山笑著坐下:"外公,一般族內年輕小伙,臂力都不足以打造碧寒刀呢,你很厲害了."

這話說得滕云龍笑了起來:"你啊,就會說好聽的,對了,青山,我今天找你,是要告訴你!這182柄碧寒刀,估計到今天深夜就能全部打造成功.明天是臘月二十六,是一個好日子,宜出行!你們獵人隊就偽裝成去城里賣野獸毛皮,將182柄碧寒刀送進城.到時候,你爹也會陪你一起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