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十一章 滕青山的槍術

滕永凡也有些氣惱道:"兵器中槍最難練,青山,你怎麼這麼倔呢?"

"爹,外公."

滕青山笑道,"其實我從小看到各位叔叔伯伯在練武場,練習長槍就挺羨慕的.所以我趁爹娘不在家的時候,就拿一根木棍當長槍耍,也耍了兩三年了,我非常喜歡使用長槍,而且我現在的槍法,應該不比叔叔伯伯們差."

看滕青山那表情,一屋子的人都笑了.

小孩子話能當真麼?

"哈哈……青山啊,小孩子可不要學會吹牛!"那滕永湘笑道,"你的叔叔伯伯們,哪一個不是練槍十幾年,基礎紮實的很,哪是你一個孩子能比的."雖然滕家莊的男人們算不上槍法高手,可每一個都練習十幾二十年,都不可小覷.

旁邊的滕永凡哈哈笑道:"原來是這樣,怪不得你娘說,你經常一個人在家,將庭院門鎖上,原來是在練習槍法.是怕被我們看到取笑,才一直不透露的吧."

孩子們喜歡玩,可滕青山卻經常呆在家里,這其實早引起滕永凡,袁蘭夫婦注意.

只是他們並沒有多說什麼.

"你們不相信,可以看看我的槍法."滕青山說道,他沒有其他辦法,要讓長輩同意他學習槍法,他只能這麼做.其實在家,他都是在練形意拳,根本就沒有練過槍法.

"好,我們就看看青山你到底多厲害."滕云龍哈哈笑道,"走,去兵器庫房."

一群人便離開滕青山的住處.

兵器庫房,是純粹大青石建造的一座高大空曠的房子,房間高近五米,寬八米,長度更是達到二十米.

"族長!"兵器庫房門口專門有族人看守.

"開門."滕云龍吩咐道.

只見那兩扇高大的鐵門轟然開啟,滕云龍笑看向滕青山:"小青山,走,先去選一杆你喜歡的長槍,我倒要看看,你有多厲害."說著,滕云龍等一大批人,包括滕青山,也都步入兵器庫房內.

"哇!"在袁蘭懷里的小青雨,驚訝地看著四周.

兵器庫房地面鋪著青石,牆壁上懸掛著一件件兵器,重斧,九節锏,厚背砍刀,巨型盾牌,弓箭……,不過最多的還是長棍!一根根或長或短的長棍,或是木制,或是鐵制,都是靠著牆壁擺放,怪異的是——

沒有一根長槍!

而在兵器庫房深處,是一個個大鐵箱子,每一根鐵箱子也就一米長寬,根本不可能擺放下一根長槍...***

"槍呢?"滕青山疑惑看向外公滕云龍.

"那些不是嗎?"滕云龍指向靠著牆壁擺放的各種長棍,哈哈笑著道,"青山,這些都是槍杆!而槍頭,都是小心保存在鐵箱內的.你去選一槍杆,我再為你取適合的槍頭."

滕青山這才恍然.

"青山個子太小,這些槍杆都嫌長了."滕永凡皺眉道,六歲孩子舞長槍?族內沒那麼短的槍.

"青山,現在你力氣小,最好選合軟木的."滕永凡說道,"這木制長槍中,合軟木的槍杆最輕,加上槍頭也就五六斤.以你的力氣,也能耍起來.青山,你選那根干什麼,那是青楠木的,最重的一種,你耍不起來的."

滕家莊庫房內的槍杆中,主要分為青楠木,白蠟木,合軟木三種,這三種都是適合用來制作槍杆的材料,而其中,合軟木最輕,白蠟木次之,青楠木最重.當然,青楠木也是最好的一種.

韌性彈性極好,槍杆能藏得住力量,一根好的青楠木槍杆,一般都生長了五十年以上.

也幸虧滕家莊靠著大山,才能找到這麼好的材料.

"就這根吧."滕青山握著這根青楠槍杆,"外公,幫我將那槍頭找來."

"這根,加上槍頭.可足有十五六斤重."滕云龍也擔心道,"要將十五六斤重的青楠槍耍好,你現在的力氣恐怕還不夠."在滕云龍看來,外孫雖然有百斤力氣,可要自如使用十五六斤的長槍,恐怕還夠嗆.

"外公,你幫我將槍頭找來啊."滕青山卻不多說.

"好吧,讓你試試,你也就死心了."滕云龍上前,看了看滕青山手中這槍杆上的記號,隨後就打開了一個大鐵箱子,翻了一會兒,就取出了一枚槍頭.滕青山一眼看去,這槍頭扁平蕎麥形狀,脊高,刃薄,頭尖!那槍頭脊背上還留有血槽,如果一刺入人體內,恐怕就是一個血窟窿.

在槍頭下面,還系著紅纓.

滕青山暗自點頭:"這扁平槍頭,刺,劈,劃都能使用,血槽也能令槍頭刺入人體內後,不會被肌肉吸住,不會出現拔不出來的情況.那紅纓也能防止敵人鮮血染上槍杆,防滑!"滕青山一眼就判斷出來,這槍頭,在制槍工藝上,已經很高了.

"我來幫你連上."滕云龍說著,將那青楠槍杆和槍頭插在一起,還在地面上敲擊了幾下,後又從旁取出釘子,用鐵錘將釘子卡進去.

"好了."滕云龍笑著將長槍遞過去,"這青楠槍有十五斤重,大概七尺長,青山,你用的起來嗎?"

相對于孩子的身高,近七尺長(一米七五)的槍,的確長了些.

"你看著好了."滕青山其實也沒辦法,這槍對他而言是長了點,可是再短的槍,都是合軟木的,滕青山懶得用那麼次的槍杆.以滕青山的真實實力,一旦全力耍起來,恐怕滕青山都能將那合軟木槍杆弄斷.

"都退開點."滕青山說道.

立即一大群人朝四周閃開,不過這些族內長輩們臉上都帶著一絲笑意,顯然,都在看這個小家伙吃癟.

"呼!"滕青山單手一甩,竟然一只手抓著槍杆把柄,整個長槍都橫著.

"好臂力!"滕云龍等一群人一瞪眼.

要將十五斤的長槍,單單抓著末尾把柄,就讓槍杆筆直不低垂,這需要極強臂力.

"這小子,年祭時候藏拙了."滕云龍他們一個個暗道.***/

單手抓著槍杆,滕青山感受著這柄槍的'勁’,略微感受片刻,便暗自點頭.

左手一伸,抓住槍杆中央,右手搖動,左手懸提,一瞬間,這一杆青楠木仿佛有了靈性,化作一條條毒蛇朝四周舞動.滕青山一轉身,雙手一滑,青楠槍便輕易劃過一個圓,隨後當頭一個猛劈.

"啪!"長槍拍擊在青石地面上.

滕青山目光凌厲,單手一震槍身,而後長槍便如同閃電,'嗖’的一聲刺向前方.甚至于產生刺破空氣的風嘯聲.

"外公,爹,三爺爺……你們看,我耍的怎麼樣?"滕青山轉頭看向一群人.

滕云龍,滕永湘等一群人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眼眸中滿是震驚.

滕青山剛才耍起長槍來,那是如行云流水,看起來簡單.可是在場的滕云龍,滕永湘,滕永凡哪一個不是行家?哪一個不是在長槍上耗費了數十年時間?他們完全看出滕青山槍術的不凡.

單單那雙手一滑,就令滕青山的身高,不再是施展青楠槍的限制了.

就這一滑,沒有數年苦功,那是用不好的.

無論那劈槍,還是最後那一刺,都極為凌厲.

"天才!"滕云龍喃喃道.

"老天."滕永湘也完全驚呆了.

這力氣可以天生,可是這槍術,是需要時間磨礪的啊.俗話說'月棍,年刀,一輩子槍’,要將一杆大槍耍的好,單單基本功就需要數年功夫,否則,也僅僅是空架子罷了.滕青山招式簡單,可是其中卻有著真功夫.

在場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.

"青山,我的外孫,你是天才!"滕云龍眼睛放光,盯著滕青山,"你這槍法,怎能練的?"

"我,我在家的時候,就是用木棍,隨意的耍啊.然後偷學練武場各位叔叔伯伯的槍法啊."滕青山早就准備好借口,而且他剛才施展的槍術雖然厲害,可也就跟那些叔叔伯伯水准相當.

"偷學?這天底下還真有這樣的奇才."滕永凡忍不住驚歎道.

雖然滕青山表現出來的槍術,比之滕永凡,滕永湘還有差距,可是和族內一般叔伯們相比,卻相差無幾.

"外公,爹,你們同意我練槍了吧."滕青山說道.

"當然同意,青山你天生就是為了槍而生的."滕云龍連道,六歲孩童有如此槍術,這樣的人,那絕對是天生就該用槍啊.

滕青山笑了.

其實練習槍術,根本就是形意拳的基本功!形意拳本身就是'槍拳’,無論是崩拳,鑽拳,炮拳,橫拳,劈拳,無一不蘊含著槍意,練槍來體會'五行拳’,這是前世師傅'滕伯雷’教導的.

雖然說,滕青山前世在'槍術’上年耗費時間不長,可畢竟他是形意宗師,境界一到,槍術也水漲船高.

當然……今天滕青山只是略微展露一點基本功.

可展露的這一點,已經讓族內長輩們驚呼天才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