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篇 狼 第四章 眼神

滕青山在揚州城的第四天,他租的民宅庭院內.

滕青山正盤膝靜坐在庭院當中,夜已過,當朝陽的第一縷光輝照耀揚州城的時候,滕青山幾乎同一刻睜開眼睛,心中甯靜如水,精神內斂.站了起來,面朝朝陽,深吸一口氣,面容恬靜,隨即施展起形意十二式.

形意十二式,分為龍,虎,鷹,猴,馬,燕,鷂,雞,熊,鳥台,鼉,蛇十二式.

各式皆有各式的奧妙.

只見滕青山施展龍型的時候,如游龍出水,在滔天海浪中穿行,速度快似閃電,螺旋為形滾為勁,拳頭一轉一突之間,一股猶如電鑽猛地鑽動,刺穿空氣的銳嘯聲響起.龍形與形意五行拳之'鑽拳’結合的近乎完美.

當施展虎形時,身形起伏速度之快,讓人覺得這是幻影一閃,隨即雙手雙腳撐地,陡然猛撲而出,如猛虎下山,竟然帶起一股低嘯聲,左拳一翻一拗于眉前,而右拳則是如同炮彈一般猛地轟出,憑空響起一聲鞭炮爆炸的聲音.左拳,右拳交錯,左拳再一次轟出……前後交替,猶如猛虎下山,雙爪不停撕裂,欲要將獵物撕裂成碎片.

……

當一遍拳施展完畢,太陽已經完全跳出地平線.

面對朝陽,收勢!

滕青山觀看著朝陽的目光,堅定若磐石,不可撼動.自從妻子死去,滕青山只有唯一的追求'武道’,信念堅定到極致,也令滕青山對形意拳領悟不斷提升,每次提升,都讓滕青山感到形意拳的博大精深.

"已經三天了,還沒有見到青河!"滕青山眉頭微皺,隨即一笑,"不過'黑暗之手’效率還真低,昨天傍晚才發現我的蹤跡."

滕青山原以為,以揚州城和安宜縣城一百多公里距離,黑暗之手應該能在一天之內就找到自己.可是誰想,一直到第三天傍晚對方才查到自己蹤跡.不過這也不奇怪,黑暗之手組織原以為……滕青山行蹤泄露後會立即遠遁,所以,搜查精力花在其他地方.

誰想,滕青山不怕死,竟然逗留在揚州城.

"連續三天都沒找到青河,青河他現在身為國家特殊部門成員,或許有重要事情耽擱了."滕青山和往常一樣,離開了住處,乘了一輛出租車,直接前往老城區的楊柳茶社.

一般情況下,滕青山上午會呆在楊柳茶社,而下午則是呆在不遠處的白云咖啡館.在白云咖啡館內,也能看到弟弟'青河’家.

******

揚州城,老城區,楊柳茶社.

"先生你來了,快請進."服務員很熟稔地引領滕青山,到二樓靠窗戶的位置,"先生,還是豆漿,小籠包麼?"連續三天,每天同一個位置,點同樣的吃的,都來這坐一個上午,服務員們自然對滕青山要點些什麼非常熟悉.

滕青山微微點頭:"對,謝謝了."隨即轉頭透過窗戶,看向遠處弟弟青河家的方向.

"嗯,這幾天,青河根本沒回家,怎麼回事?"滕青山眉頭微皺,這是他第四天來觀察了,連續幾天的觀察,滕青山對弟弟家許多地方很熟悉,一眼看過去,很簡單就辨別出門是否開啟過,窗戶是否打開過,窗簾是否拉開過.

沒變化!

這幾天觀察看來,青河家這幾天根本沒住過人.

"過不了幾天,'神槍手’孫澤和'碎體機’多爾戈特羅夫就來了,希望在這一戰之前,能見見弟弟."滕青山心底默默道.

"先生,你的豆漿,小籠包."

服務員將一籠小籠包和一大杯豆漿送上來,滕青山便開始用早餐,同時靜靜等待……

……

微風吹拂,一輛路虎攬勝suv行進在揚州老城區街道上,這樣一輛充滿霸氣的很男人的車,開車的卻是一個很秀氣的短發美女.美女卻開這種車,還真的別有一番味道,不由讓街道上許多人眼睛一亮,贊歎不已.

林清駕著路虎,靜靜行駛著.

街道兩側的目光,她早已經習以為常,她臉上有的只是淡淡的落寞.

"本以為就這麼渾渾噩噩下去,可是卻讓我遇到他……滕青山,他好像一陣風,突兀到來,讓我的世界再一次充滿色彩,可緊接著卻又如一陣風,悄無聲息的離去."林清目光清冷,目光忽然落在街道旁的一家茶社——楊柳茶社.

楊柳茶社,在揚州城遠不如富春茶社名氣大,可卻同樣有著深厚曆史底蘊,而且價格要比富春茶社低很多.

習慣性的轉彎,將路虎停在了茶社門前的空地上,林清步入這楊柳茶社.

"林小姐."服務員一看到林清,連熱情迎過來,"林小姐好久沒來了啊."

"出去旅游了一趟."林清淡笑道,說著,直接登上樓梯,上樓了.

……

滕青山已經吃完早餐,正喝著茶水,注意著弟弟青河家.

"滕青山!"一道略微顫抖的聲音響起.

滕青山一怔,在揚州城沒幾個人認識自己啊,滕青山疑惑轉頭看去,只見樓梯口站著一穿著黑色女士長褲,白色女士襯衫的齊耳短發女子——林清!看到林清的眼睛,滕青山平靜的心不由猛地一震.

林清的眼神,又氣又急,有著一絲喜意卻又有著一絲惱意,那是怎樣一雙眼睛,蘊含著如此多情緒?

"小貓……"

滕青山還記得二十歲那年,當初和妻子'小貓’在中東黎巴嫩執行任務那一次,因為小貓中槍,自己緊急時刻脫掉小貓衣服,為其取出子彈頭的場景.那時候,小貓看自己的眼神,也是這樣……

又氣又急,有著喜意也有著惱意……

一模一樣的眼神!

也是那一次後,小貓和自己才跨出關鍵一步,成為戀人.

"滕青山,你不是說你有急事回老家嗎?還說,你的家在山區我不知道?怎麼,你還在揚州?"林清一屁股坐在滕青山對面,接連責問道.可是林清卻發現滕青山沒有說話,只是盯著她看.

盯著她眼睛看!

和一個女士雙眸相對,這是很失禮的一種行為.

"你看什麼?"林清忍不住道,雖然這麼說,可心底卻莫名有著一絲喜意,滕青山這個木頭總算發現她的魅力了.

"你的眼睛,和我的妻子很像."滕青山輕聲歎息一聲,收回視線,舉杯輕喝了一口茶.

林清一震.

"你的妻子?"林清剛才還一肚子火氣,想要責問滕青山為什麼欺騙她,可是聽到'妻子’這兩個字,完全驚呆了,"你,你不是才剛剛大學畢業,剛走出大學門嗎?怎麼你都有妻子了?"

"大學?"

滕青山搖頭道,"我沒上過大學."其實連那眼鏡都是假的,只是簡單的偽裝罷了.

"你,你……"林清腦子完全亂了.

"抱歉,一直欺騙了你,說我家在山區是欺騙你,說剛大學畢業,同樣是欺騙你."滕青山淡笑道,"林清,我的確有重要的事情,你不便摻雜在其中.所以我一直欺騙你.許多東西解釋起來很複雜,最好的辦法,你就當沒見過我."

林清原本就感到滕青山神秘,那是因為滕青山在東北大興安嶺展露的驚人實力,可怕體能.而現在,林清愈加感到滕青山神秘了.

"當沒見過你?"林清盯著滕青山.

滕青山點點頭.

林清感覺得到滕青山隱藏在心底的冷漠,似乎抗拒著別人接觸,了解他!

"你一直在欺騙我,難道,你不准備彌補我一下?"林清反問道.

"彌補?"滕青山眉頭一皺.

"今天忙嗎?"林清連問道.

滕青山微微點頭:"下午,我要在旁邊的咖啡館呆一下午."

"很好."林清微笑著點頭,"我要求也不高,你在這喝茶,我在旁邊陪著.下午你去咖啡館.我也去咖啡館,我可以在旁邊陪著.如果你要見這麼客人.我不摻合就是.我就是要和呆一天.怎麼樣?"

滕青山有些疑惑,只是為了和自己呆一天?

如果對方也在旁邊,自己攔也攔不住.

"好吧."滕青山點頭,而林清露出了一絲笑容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