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明爭暗斗 第九十六章 詭異的沙漠

"不好,大人,撤.趕緊撤出去!"狐族長老失聲大叫,可惜,為時已晚!

眾人只覺眼前銀光一閃,緊跟著景物大變.突然從山洞來到了一片沙漠,沙漠無邊無際,沒有水,沒有風,死氣沉沉.

異變之下,無論是強悍的牛頭人還是一向冷靜的美杜莎,全都驚恐不已,誰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.

"結陣,快!"

意外過後,楊凌沉聲下令.盡管他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但總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,准備結陣防守,以不變應萬變.當然,派斥候探測周圍的地形必不可少,以免受到突然襲擊.

驚慌之下,人們迅速行動.結成一個緊密的圓形防禦陣.牛頭人,食人魔,美杜莎和野蠻人分別負責一個方位,保護內圈的精靈箭手和魔法師.

"大人,這是一個魔幻陣,我們必須盡快想辦法沖出去.否則,就算沒受到攻擊,恐怕也會被活活困死!"

見楊凌准備派出斥候,狐族長老無奈地歎口氣,慢慢地解釋起來.

原來,傳說洪荒時期,泰倫大陸上沒有任何智慧種族.後來,戰神降臨後.用光創造了神使,用火創造了半獸人,用土創造了人類,用水創造了世間萬物……

根據典籍的記載.狐族在上古時期有許多分支,其中,天狐最為強大.與普通的半獸人不同,第一代天狐剛開始的時候看起來跟普通地火狐差不多,只有進化出九根尾巴後才有可能進一步進化成人形.

傳說.創造天狐的時候,戰神在她們身上加了一滴自己的精血.為了吸收天生就有地龐大能量,他們才不得不以火狐的身軀進化成千上百年.

每一個天狐.可以說是天生就受到戰神祝福地幸運兒.她們天生就擁有龐大的火系魔力,每一個都是精湛的火系魔法師.就是最低級的火球,她們也能發揮出恐怖地威力.

除了火系魔法外,天狐還有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異能——魔幻陣.她們可以建立一個如夢幻般的魔法陣,外人只要一不小心踏入她們精心布下的陷阱.後果將不堪設想.要麼被她們趁機擊殺.要麼被困在魔幻陣里面活活餓死.

"傳聞在上古時期,半獸人被教廷以異教徒的名義肆意屠殺,短短地半年時間.人口就從數千萬急劇降到一百多萬,剩下的人也全都命在旦夕."握著半人高的法杖,狐族長老雙眼通紅,接著說道:"在關鍵時刻,一名隱居的天狐挺身而出,冒險把教廷地聖階高手引和精心布下的魔幻陣.最後和他們同歸于盡,以生命為代價逼教廷立下了停戰協議!"

"沒錯,正是天狐的努力,我們半獸人一族才能和人類虛偽地教廷簽下停戰協議.千百年來,盡管生存環境極為惡劣,但畢竟艱難地一代代繁衍下來!"美杜莎族長頓了頓,接著說道:"從那以後,狐族就受到了所有半獸人的尊重!"

沉吟片刻.楊凌疑惑地問道:"既然天狐也是你們半獸人一族,那為何它會在這里出現.還用魔幻陣把我們困起來?"

楊凌疑惑不解.半獸人們你看我,我看你,誰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.牛頭人酋長苦惱地摸摸後腦勺,美杜莎族長臉色沉重,一言不發,就是年老的狐族長老,回憶所看過地所有典籍後也找不到什麼合理的解釋.

見半獸人們支吾半天也沒有辦法,楊凌只好盤腿坐下來.召出十二只角蜂獸.指揮它們三只一隊,分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往外飛.探測周圍地地形和所謂魔幻的虛實.

角蜂獸的速度很快.但飛了半個時辰後仍然看不到沙漠地盡頭.一路上死氣沉沉.別說怪物,就連一根草都沒有.

除了滿地黃沙.還是一望無際的黃沙!

隨著角蜂獸傳回來的圖像越來越模糊,楊凌感覺指揮起來越來越吃力,明白它們已經飛到了自己所能控制的最大距離,無奈之下,只好把它們召回來.

難道,這是一個大型的高級迷蹤陣?

想想詭異地突然出現的沙漠.看看一望無際的黃沙,他心中一動.根據方尖碑地解說,修煉到高階後,可以用巫術布設大型迷蹤陣.建立一個夢幻般的陷阱.

"不好.那是什麼?"

就在楊凌准備進一步摸索地時候,突然,身邊眼尖地精靈箭手失聲大叫起來.抬頭定神一看,只見天邊出現一線黑影,洪水般滾滾而來,卷起了滿天地灰塵.

黑影地速度很快.不久,就露出了猙獰地面目.不是什麼洪水,而是潮水般密密麻麻地雙頭馬蛛.一眼看不到盡頭.

"撤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!"

"依比利斯.哪來這麼多雙頭馬蛛,難道這片沙漠就是它們的老巢?"

看著越來越近,數不勝數的雙頭馬蛛,人們驚恐不已,就連強悍的牛頭人也沒有例外.心髒激烈跳動,四肢卻越來越麻木.

"收縮陣形.快!"

艱難地咽咽口水後,楊凌果斷下令,在一望無際地沙漠上.就算跑得比雙頭馬蛛快,恐怕也要活活累死.與其倉惶撤退,還不如原地堅守,盡快想辦法破解這個可惡的魔幻陣.

在楊凌的指揮下,驚慌地半獸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,緊緊地擠在一起.在雙頭食人魔布拉斯加的刺激下,很快就再次嗜血狂化,狠狠地揮舞手里地武器,古德和狐族長老等魔法師也不敢怠慢,趕緊給外圍的能干加持魔法護盾.

雙頭馬蛛的速度很快,不久就一分為二,把眾人重重圍起來.一聲刺耳的怪叫後.悍不畏死地發起一波波進攻,就是死也要在勇士們身上咬一口.

拼死反擊地時候.人們看到了詭異地一幕!

被雙頭馬蛛咬一口,身上立馬血流如注,但斧頭劈斷它們的脖子或者一棒把它們敲死後.對方閃一閃後竟然憑空消失,沒有留下任何痕跡!

難道,這是一群受到地獄魔神詛咒的怪物?

看著詭異的一幕,眾人大驚失色.渾身虛汗,越打就越不安.根據古老的傳說,受到地獄魔神詛咒的怪物根本就殺不死,可以在魔神祭壇迅速複生.然後再次殺出來.

心慌意亂之下,眨眼間就有幾名野蠻人和牛頭人遇難,尸體被雙頭馬蛛拖出去後,瞬間就被撒成碎片吞下去.看著猩紅的鮮血,看著還在抽搐的殘肢和白花花地腦漿,有些臉色蒼白的精靈箭手甚至當場就嘔吐起來.雙腿酸軟無力.

"領主大人,怎麼辦?"驚恐之下,狐族長老緊張得看著楊凌.他心里只剩下最後一絲希望,期望楊凌召出魔獸大軍後能夠擊退潮水般密密麻麻的雙頭蜘蛛.

怎麼辦?

看著一只只死亡的雙頭馬蛛詭異地憑空消失,楊凌的頭皮也一陣陣發麻.他明白,這種情況下就算把魔獸大軍召出來也沒有什麼意義.問題的關鍵,還是在如何破除這個詭異的魔幻陣.

難道,這一切都是假象,整座沙漠都是一座加入了殺劫的大型迷蹤幻陣?

深思片刻後,想起方尖碑上的解說,他心中一動.事不宜遲,立馬就盤腿坐下來,把體內的巫力輸到沙漠上.

灌輸大量巫力後,楊凌強大的精神力仿佛蜘蛛網一樣散發出去,鯉魚般在浩瀚的沙海內游動,毫無障礙地和遠處延伸……

黃沙.無邊無際的黃沙!

不知過了多久,穿過一個個沙丘.越過一片片荒漠後.突然.楊凌渾身一震.感覺精神力仿佛遇到了一層粘稠的膠水.半天也無法前進一步.

莫非,障礙後面就是魔幻陣地陣眼?

意外過後,楊凌全力以赴.小小的巫丹激烈地一吞一吐,灌輸大量巫力到浩瀚地沙漠上,強大地精神力也隨之迅速散發出去.

感覺到楊凌全力以赴後.藏在暗外的天狐似乎也加大了力度.霎時間,天色一片陰沉,狂風大作,雙頭蜘蛛們瘋狂進攻,阻礙楊凌精神力地膠水也越來越稠.努力半天後,楊凌發現精神力不僅無法前進,反而被一點一點地擠了出來.

哼,果然如此!

感覺精神力被逼退後.楊凌不驚反喜.對方竭力陰攏,這正說明自己找到了陣眼.只要擊潰對方地精神力,也許,就能成功破解這個所謂地魔幻陣.

與其四面突圍,不如攻其一點!

深思片刻,他想到了一個主意,突然收回散發出去的精神力.然後猛攻一點.果然,對方措手不及,一下子就被他的精神力穿出了一大截.

順利突破一大截後,楊凌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顆火紅色的圓球,有點像一個縮小版的太陽,又像是什麼魔獸的晶核.

莫非,那就是真正的陣眼?

大喜之下,楊凌再次加大力度,爆發出強大的精神力,希望一鼓作氣穿出去,擊毀火紅色的圓球.不料,一陣嘯叫後,對方竭力反擊,霎時間他感覺如受錘擊,腦袋仿佛萬蟻噬魂,劇痛無比!

就在楊凌身受重創地瞬間,沙漠上光線昏暗,所有雙頭蜘蛛都突然詭異地停下動作,石雕般一動不動.

異變之下,眾人驚恐不已.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.唯恐突然鑽出什麼怪物來.只有熟悉典籍地狐族長老心中一動,若有所思地看著眉頭緊皺地楊凌.

由于過度緊張.沒人注意到楊凌手指上地魂戒發出了一絲絲若有若無地銀光,閃電般直奔楊凌的腦海.更沒人注意到,楊凌眉心處的塔形印記越來越清楚,浮現出一頭頭栩栩如生的猛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