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明爭暗斗 第九十三章 蜘蛛母巢

就在狐族長老頭皮發麻,以為終將難逃一劫的時候,突然,一片密集的光彈雨點般落在洞口附近,把密密麻麻的巨蟹蛛轟成了肉醬!

關鍵時刻,楊凌咬牙站起來,召出了攻擊犀利的邪眼大軍!

得到邪眼大軍的支援後,驚恐的狗頭人士氣大振,一根根鋒利的標槍憤怒地呼嘯而出,和邪眼大軍一起牢牢把巨蟹蛛堵死在山洞內.

巨蟹蛛攻擊犀利,無奈射程不足,被邪眼和狗頭人死死地壓制住.損失慘重後,仍然無法沖出來!

嗷……

久攻不下後,山洞內再次傳出一聲低沉有力的咆哮.這一次,楊凌反應迅速,通過土遁'呼’的一聲瞬移到十幾步外,驚險地躲過了恐怖的聲浪.

順利進階到地巫,凝結巫丹後,他迅速掌握了初級的'土遁’巫術.根據方尖碑的解說,修煉到地巫後不僅可以進一步掌控所馴化的魔獸的靈魂,而且能逐步掌握各種遁術,修煉更多神秘的巫術.別的不說,起碼多了一項保命的本事,能夠及時躲閃敵人的突襲.

楊凌及時閃開,但行動遲緩的邪眼大軍卻首當其沖,來不及躲閃.恐怖的聲浪過後,一倒就是一大片,靠前的幾十個邪眼當場斃命,其余的也身受重傷.就連強悍的邪眼暴君也口吐血絲,受到了不輕的內傷.

邪眼大軍損失不輕,但近在咫尺的半獸人卻幾乎沒什麼影響,頂多只是後退幾步而已.邪眼大軍受創後,壓力一下子就全都集中到他們身上.形勢再次惡化!

難道,這種恐怖的咆哮是一種靈魂攻擊,只對自己和所馴化的魔獸有效?

意外過後,楊凌迅速把邪眼大軍收起來.避免遭受更大地損失.揣著一把巫符沖上去,身後,獨角獸緊緊地跟了上來,發出一道道粗大的蛇形閃電.

得到楊凌和獨角獸的援手後,狗頭人的壓力輕了一點,但隨著巨蟹蛛悍不畏死地洶湧而出,不時有人身中致命地毒液倒下去,形勢仍然相當不利!

"布拉斯加,馬上通知精靈箭手趕過來,快!"

扔出一枚巫符.炸飛一群巨蟹蛛後,楊凌大聲下令.跟野蠻人一樣,雙頭食人魔布拉斯加近戰能力強悍無比.但卻幾乎沒有遠程攻擊能力;邪眼和角蜂獸難以抵抗恐怖的聲浪,蜘蛛大軍又還沒進化完畢,此時此刻,只有精靈箭手能派上用場.

"是,主人!"

眼看留下來也幫不上忙.布拉斯加得令後行了一禮,准備率幾名族人迅速離去.不料,剛剛轉身就失聲大叫.楊凌回頭一看.只見一大群人鑽出紅樹林,飛快地撲了過來,速度非常快!

"長老,是牛頭人和美杜莎,我們的援軍到了!"看清楚後,一名狐族魔法師大聲歡呼,咬牙用盡最後一絲魔力,發出了一道沖天的火牆.

"依比利斯,頂住.等會再一把火燒掉它們的老巢!"

"媽的,去死!"

一,

明白援軍趕到後,半獸人們士氣大振,咬牙瘋狂攻擊密密麻麻的巨蟹蛛.

來援的半獸人速度非常快,眨眼就沖到了眾人面前.有肩背圖騰柱,手持巨型戰戟的三米多高的牛頭人,也有蛇尾人身,手持雙刀地美杜莎.

牛頭人的攻擊簡單而犀利,暴喝一聲,用力一揮車輪般大小的巨型戰戟就發出一股沖擊波.仿佛一把鋒利地長刀,無情地把十幾步內直線距離上的巨蟹蛛劈成兩半.

與牛頭人相比,美杜莎更善于近戰,主要負責攻擊沖出山洞的漏網之魚.長長的蛇尾用力一擺就詭異地撲過去,一刀把巨蟹蛛砍成兩截後再迅速撤回來,快得帶起一片片殘影,不愧是號稱刀王的強力種族.

三百多名牛頭人和兩百多名美杜莎加入後,狗頭人和楊凌地壓力一下子就輕松多了,等阿古蘇率精靈箭手趕到後,眾人很快就穩占上風.

即使損失嚴重,但密密麻麻的巨蟹蛛仍然悍不畏死的沖出來,數量多得令人難以置信.顯然,山洞內是一個蜘蛛母巢,一個空前龐大地蜘蛛母巢!

巨蟹蛛攻擊犀利,數量龐大,可惜在眾人的聯合打擊下,使盡渾身解數也沖不出來.短短半個時辰就血流成河,洞口堆滿了巨蟹蛛的殘肢碎體.期間,山洞內傳出了幾次憤怒的咆哮,但也于事無補!

對角蜂獸和邪眼等低級魔獸來說,恐怖的聲浪威力無與倫比;但對皮粗肉厚的半獸人來說,根本就造不成什麼傷害,頂多只是後退幾步而已.

重複多次後,楊凌確認山洞內傳出來的咆哮是一種與眾不同的靈魂攻擊方法,只對自己和所馴化的魔獸有較大地傷害.

根據方尖碑的解說,巫師之所以能馴化魔獸,正是因為掌控了他們的靈魂,所以對靈魂攻擊特別敏感.也正因為如此,高階巫師將主要修煉靈魂的掌控能力.修煉有成後,不僅可以攻擊敵人的靈魂,而且可以增強自己和所馴化的魔獸對靈魂攻擊的抵抗能力.,

眼看悍不畏死的巨蟹蛛殺不勝殺,沒完沒了,狐族長老,牛頭人酋長和美杜莎族長商量片刻後決定輪番上陣,以車輪戰消耗對方的實力.楊凌也把精靈箭手分成兩隊,指揮他們輪流上前攻擊,自己卻騎著獨角獸在後面壓陣,仔細感覺體內的變化.

丹田處,米粒般大小的巫丹一吞一吐,驅動體內的巫力自動運轉.盡管只有米粒般大小,但楊凌可以感覺到里面蘊含了龐大的巫力,不可同日而言.

此外,精神力也有了明顯的提高,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周圍的動靜.甚至,可以敏銳地捕捉到幾里外化為蛹形的狼蛛王地一舉一動.通過它的記憶.楊凌明白蜘蛛大軍已經進化到了最後階段,只要幾個時辰就可以破蛹而出.

吸收部分能量後,自己一舉突破到地巫境界,巫塔吸收了幾十倍.甚至幾百倍的能量後,又變化到什麼樣的地步?

想起神秘地巫塔,楊凌心中一動,把意識沉入了進去.

一夜過後,巫塔空間懲大了十倍有余,遼闊的草地中間出現一小池碧綠的泉水.小獨角獸寸步不離地守在一旁,無論是角蜂獸還是受傷的邪眼,都只允許它們喝一小口.哪個家伙要是多喝一口,立馬就一道小閃電劈過去,儼然成為了泉水的主人.

******

"嘿嘿.看不出你這小家伙還是一個小氣鬼!"

摸摸小獨角獸的腦袋後,楊凌好奇地喝一口碧綠的池水.剛入口,他就感覺體內多了一股清涼的氣流.在體內一圈一圈地旋轉,一點一點地滲透到四肢百骸.精神為之一振,仿佛喝了一口難得的生命泉水!

莫非,這是綠色的生命能量所化作地泉水?

看著碧綠的泉水,看著喝一口泉水後就恢複得七七八八的邪眼.楊凌心中一動.巫塔不僅吸收了大量星芒能量和石林巫陣所積聚地能量,而且吸收了大量綠色的生命能量,很有可能量變引起質變.從而在巫塔空間內結成了一池泉水.

也許,馴化生命樹苗,把它移到巫塔空間後生長速度會更快!

看看巫塔面前枯木戰士所化作的參天大樹,看著它們茂盛的枝葉,看著它們在白霧的滋潤下越來越狙地樹干,他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主意.

隨著巫力越來越深,巫塔內散發出來的白霧越來越濃厚,不僅能極大地促進角蜂獸,邪眼和蜘蛛等魔獸的進化,而且能加快樹木地生長速度.如果把生命樹苗移進來.說不定短短幾年就能收獲大量生命泉水,比正常的生長速度快成千上百倍!

根據方尖碑的解說,巫術越到高階就越難練.如果沒有什麼靈丹妙藥,從靈巫修煉到地巫需要一百幾十年,從地巫修煉到天巫卻需要上千年,甚至更久,以此類推!

這個陌生的世界到底有多少靈丹妙藥,楊凌現在還不清楚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生命泉水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物.如果有大量生命泉水,就能鞏固地巫境界,甚至在短時間內迅速突破到天巫境界.

吱……

就在他准備進一步探索巫塔空間的變化時,腦海里突然出現一股熟悉的波動,沉思片刻後心中一動,下意識地掐了一個口訣.頓時,狼蛛王就率蜘蛛大軍出現在眼前.

吞食大量巨蟹蛛的晶核後,普通的蜘蛛進化到第四階,毒液地射程增加了足足一倍,比巨蟹蛛還要遠.此外,全都擁有了地刺異能,能像巨蟹蛛一樣在地面下發出波浪般的地刺,攻擊地面目標.

狼蛛王一舉進化到第五階,正式跨入了中級魔獸的行列,除了擁有地刺異能外,肋部一左一右長出了兩團骨肉.根據它的記憶,只要再次進階,骨肉就能變為翅膀,成為凶悍的飛天蜘蛛,攻擊力遠超同階的魔獸.

還要再次進階才行?

明白怎麼回事後,楊凌搖頭苦笑.擊殺潮水般的巨蟹蛛,吞食成千上百顆巨蟹蛛晶核後,狼蛛王才從第四階進化到第五階,想繼續進化到第六階談何容易?

從原理上來說,每只魔獸都可以持續進化,但實際上卻幾乎是不可能的,階位越高的魔獸就越難進化.比如,吸收到同樣的能量後,蜘蛛在短時間內就從第一階進化到了第四階,但身為八階魔獸的獨角獸別說進化,就連明顯的變化都沒有.

明白魔獸進化的困難後,楊凌並不指望所有的角蜂獸,邪眼和蜘蛛都能進化成高級魔獸,每支大軍,只要有一只高階的王者負責指揮即可.

一支軍隊的戰斗力並不是完全看有多少高明的戰士,而是看戰士間的配合作戰能力,魔獸大軍也沒有例外.楊凌相信,只要指揮得當,配合默契,一支由中低級魔獸組成的大軍即使遇上一群高階魔獸,也並非毫無一戰之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