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明爭暗斗 第五十六章 我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

這段時間,獲得更精確的情報後,羅斯人發動了數起成功的偷襲戰.一時之間,巡游的黑甲軍人人自危,為了保存實力,斯托夫聽從謀士的建議,大大收縮了士兵們的巡游范圍.

此外,每支巡邏隊都增加到一百人,配備強弩手和魔法師,實力大大增強,讓偷襲的羅斯人無從下手.同時,為了控制惡化的形勢,他還以羅斯人派出了大批精銳部隊為理由向帝國求援,希望能獲得大量物資和援兵.

斯托夫相信,在父親及友好家族的大力斡旋下,援兵和物資很快就能到位.只要自己再挺一段時間,援兵和物資到位後就能大舉搜捕,徹底擊潰羅斯人的勢力.

到時,無論是外來的傭兵,土生土長的維森鎮民還是實力強大的楊凌,全都服服帖帖,任由自己擺布.

數次無功而返,加上細作從班圖帝國傳回的情報,熱那亞明白形勢對己方越來越不利.羅斯帝國遠離維森鎮,一時之間,根本就沒有辦法從帝國內調來大批援兵.想要破壞班圖人的謀略,順利完成任務,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楊凌身上.

數次接到羅斯人要求一起出兵的要求後,楊凌都置之不理,只是讓古德加強情報和物資方面的援助.現在還不是和斯托夫撕破臉的最後時刻,貿然出手,只會白白便宜了羅斯人.

派暗哨盯了一段時間之後,見梅麗爾斯整天不是游山玩水,就是在香格里拉內的酒吧消磨時間,他不由得有點疑惑.想不明白這妖女的來意.要麼,是自己多疑;要麼,梅麗爾斯就是一個深藏不漏的絕頂殺手,在等待一個一擊必殺地時機.

凡事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.楊凌甯願相信梅麗爾斯是一個深藏不漏的絕頂殺手,不敢掉以輕心.一邊抓緊時間修煉,一邊命令古德搜查她的出身和來曆.

這天晚上,修煉了整整三天後,楊凌大步向香格里拉走去,准備喝幾杯.湊巧地是,剛靠著吧台坐下來,梅麗爾斯就款款地來到了面前,帶來一股淡淡的幽香.

"楊大人,你來得剛好.我別院里的門窗老被人砸破,你能不能幫忙查查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也許是剛剛沐浴,梅麗爾斯卷起來的秀發不時往下滴水.透過沒拉緊的大衣.可以看到一件薄薄的內衣緊緊地貼在她玲瓏的玉體上,該挺的挺,該翹的翹,散發出致命的誘惑.別說周圍地傭兵,就是楊凌自己.看一眼後都口干舌燥,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沖動.

"小姐,這種事情找守衛就可以了.他們會幫你解決的!"楊凌深深地吸一口氣,竭力冷靜下來.

梅麗爾斯雖然衣裳單薄,藏不住什麼武器,但他仍然不敢大意.對天榜殺手一級地人物來說,一根發絲,甚至一片落葉也許都能成為致命的武器.何況,還有那令人防不勝防的瞬發魔法.

殺手的魔法也許很簡單,遠不如魔法師慢慢施展出來的華麗,但很實用.楊凌可不希望和梅麗爾斯面對面說話時.嘴巴被塞進一團紫色火焰,像當天那個倒黴地黑甲軍一樣瞬間就死于非命.

"楊大人,以後叫我梅麗爾斯就可以了!"梅麗爾斯幽幽地看楊凌一眼,楚楚可憐地說道:"楊大人,我已經叫守衛看過了,但還是解決不了.難道,你就忍心看著我這麼一個柔弱無力的女人被人欺負麼?"

柔弱無力的女人?

看著裝作楚楚可憐地梅麗爾斯,再看看她水靈靈的大眼睛里不停地打轉的淚珠,楊凌汗毛直豎,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.如果當天沒發現她異樣的精神攻擊和對那名黑甲士兵的毒手,恐怕還真的無法相信這麼一個窈窕美女,竟是一個無情的冷血殺手.

見在梅麗爾斯的苦苦哀求下,楊凌還無動于衷,別說一旁地傭兵,就連忙得團團轉的調酒師約翰也看不下去了,"老板,加魯克他們已經去看過了,還真的解決不了問題.這個難題,也許還真的要你親自出馬."

"約翰,要不,你去處理吧,我給你放半天假!"

看看明顯為梅麗爾斯求情的約翰,再看看周圍指指點點的傭兵和冒險者,楊凌搖頭苦笑.美女就是美女,果然殺傷力巨大.看來自己要是再刻意推托,說不定就要惹起眾怒了.

"好吧,為小姐效勞,是我的榮幸.梅麗爾斯小姐,請!"

******

沉思片刻,楊凌就有了一個主意,准備干脆豁出去跟梅麗爾斯走一趟,看她到底在玩什麼花樣.當然,為了預防萬一,悄悄從懷里摸出一把巫符.

見楊凌終于上鉤,梅麗爾斯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,躬身行禮後在前帶路.身後,楊凌卻不由得咽咽口水.就在對方躬身行禮的瞬間,他看到了一對雪白的小兔子,結實,豐滿,引人犯罪…

她,大衣里面就緊緊套了一件寬松的內衣?

楊凌搖搖頭,看來,為了對付自己,依米亞的父親還真下了不少心血,找來這麼一名極品的美女殺手.

窈窕的身材,柔若無骨的水蛇腰和高翹的臀部,再加上無處不在的誘惑,這本身就已經是最高明的武器.幸好自己吸收到大量綠色的生命能量後定力大進,否則,說不定早就中招了.

穿過一片竹林後,楊凌跟著款款而行的梅麗爾斯來到了一座幽靜的別院,主臥室和浴室的窗花果然被砸得亂七八糟.但奇怪的是,既沒有入室盜劫的痕跡,附近又沒有搗蛋的小孩,誰會干出這樣的破事?

"楊凌大人,你一定要查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否則,我一個人晚上怎麼敢睡?"梅麗爾斯邊說邊湊過來,彎著細腰,挺著豐滿的臀部和楊凌一起查看破碎的窗花.

霎時間,聞著淡淡的幽香,看著近在咫尺的白皙肌膚,楊凌感覺血氣上湧,下身不老實的大家伙不由自主地頂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.更要命的是,不偏不倚,剛好頂在梅麗爾斯豐滿的兩片屁股之間.

"啊,大人,你……"被楊凌突然頂一下後,梅麗爾斯猶如電擊般渾身打了一個哆嗦,看著楊凌下身那高高的帳篷,大驚失色.雖然故意誘惑,但她萬萬沒想到楊凌的反應一下子就這麼大.

意外過後,她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不怕楊凌反應大,就怕他像太監一樣沒反應.她相信,只要再加一把火,楊凌就像其他男人一樣,像條哈巴狗般乖乖地任由自己擺布.

"楊凌大人,這天氣怎麼回事,大冬天的居然還渾身熱得出汗!"

梅麗爾斯邊說邊慢慢地解開兩顆大衣上的紐扣,頓時,一具誘人的玉體半隱半露.高挺的雙峰,結實的大腿,還有女人那隱秘的……,刹那間,楊凌差點就鼻血直流.

終極美人計?

看著似乎任君擺布的梅麗爾斯,看著她誘人的玉體,楊凌艱難地咽咽口水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"梅麗爾斯小姐,你身體這麼燙,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?"

"嗯,楊大人,我感覺渾身都不舒服,你幫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,好不好?"梅麗爾斯雙眼迷離,邊說邊整個人靠到楊凌身上,下意識地使出了暗黑魅惑大法.

只要順利突破楊凌的精神防線,在他腦海里留下情欲的種子,那以後楊凌這家伙將對自己欲罷不能,叫他往東,絕不敢往西.

關鍵時刻,楊凌額頭上的塔形印記再次劇烈跳動,護體巫力迅速運轉,死死擋住暗黑魅惑大法的精神攻擊.與此同時,右手食指上的魂靈戒指也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,在四肢百骸轉一圈後,整個人立馬就清醒多了.

"楊大人,只要你方便,梅麗爾斯的房門隨時向你打開!"靠在楊凌懷里,梅麗爾斯在他耳邊呻吟般呢喃一句,極力挑逗他的情欲.

"梅麗爾斯小姐,很遺憾,我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!"清醒過來後,楊凌一把推開懷里的梅麗爾斯,握著一把巫符迅速見鬼般退出去.

本來,他還想趁機把這妖女拿下,但近距離感覺到對方體內澎湃的魔力波動後,又不敢輕舉妄動.此時此刻,還是先行撤退為妙.

"混蛋,我要殺了你!"

見楊凌關鍵時刻清醒過來,迅速遠去,梅麗爾斯恨得直咬牙,恨不得追上去用一個暗黑魔法把他變成一具骷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