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特拉斯森林 第二章 魔獸精血

把玄奧的巫術口訣和動作反複記憶幾遍後,楊凌感覺一陣陣頭暈腦脹,慢慢地,意識越來越迷糊.

不知過了多久,楊凌睜開眼睛一看,手臂上的大黃蜂不知何時已經不知去向;想起神秘的巫塔,心中一動,下意識捏了一個口訣.霎時間,被馴化的大黃蜂就憑空出現在眼前.

仔細一看,楊凌發現被馴化的大黃蜂長大了不少,之前只有拇指般大小,現在竟有刀柄般粗細.此外,一左一右長出了兩顆鋒利的獠牙,寒光閃閃,頭頂上的黑角更加尖銳,看起來格外猙獰嚇人.看來,神秘的巫塔對它有莫大的好處.

驚喜過後,楊凌仔細體會腦海里陌生的記憶.一會看到一只米粒般大小的大黃蜂破繭而出,一會看到自己似乎變成了一只在樹林中飛翔的成年大黃蜂.....;看來,自己不僅馴化了眼前這只大黃蜂,還順帶獲得了它的記憶.

被馴化的大黃蜂是一種名叫角蜂獸的低級魔獸,通過它們的記憶,楊凌明白自己來到了綿延萬里的特拉斯森林.這里人跡罕至,魔獸橫行,密林深處有許多強大的生物,即使是眼前這些角峰獸也不敢深入.

時空穿越?

明白莫名其妙地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後,楊凌搖頭苦笑.怎麼也想不到,自己會有一天遇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.

活下去,只有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頑強地活下去,才有可能找到回家的道路!

震驚過後,楊凌慢慢地冷靜下來.這里沒有電視,沒有網絡,卻有無數恐怖的魔獸,想回到熟悉的家鄉,就必須先想法活下去.要是自暴自棄,別說回家,恐怕眨眼就被無處不在的魔獸吞到肚子里.

陌生的世界,廣袤無邊的原始森林,可怕的魔獸,還有神秘的巫塔和巫決.....

摸著角峰獸頭上鋒利的黑角,憂慮之余,楊凌心里又多了一絲期待.也許,這片陌生的大陸能給自己更大的驚喜.

摸索一翻後,他很快就發現了指揮角蜂獸的技巧.熟練之後往往只要心中一動,馴化的角蜂獸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,跟使用手指一樣靈活.同時,角蜂獸的所見所想也會迅速傳到自己腦海里,那種感覺非常奇妙,放佛在自己身上多裝了一個立體攝像頭.

角蜂獸的牙齒鋒利無比,別說野獸的骨頭,就連堅硬的石頭也是一咬就崩一個大缺口.食物來源廣泛,地上的腐尸,蝗蟲般的白蟻,甚至鐵塊般的礦石,全都可以入口.

見識了犀牛的下場後,楊凌本來巴不得離蝗蟲般的角蜂獸越來越遠;但自從馴化的角蜂獸咬死一頭野兔,使自己不勞而獲後,又開始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.角蜂獸雖然可怕,但馴化後卻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幫手.

這片森林很神奇,或者說這里的野獸很瘋狂.

有時,一只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野兔張口就能噴出一團火焰;有時,水里的一條魚也能噴出一道氺箭,比瑞士軍刀鋒利,力量比頭牛還大,擦一下就掉一塊肉.沒有足夠的實力,楊凌明白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走出這片陌生神秘的茫茫原始森林.

在馴化的角蜂獸指引下,楊凌小心翼翼地來到角蜂獸的老巢,藏在附近的草叢中一動不動,尋找落單的角蜂獸.

角蜂獸的巢建在一片野草叢生的岩壁上,布滿了大腿般大小的孔洞,密密麻麻.遠遠看去,仿佛一個巨大無比的蜂窩.

密密麻麻的角蜂獸不停地進進出出,有些咬著一大塊不知是什麼野獸的肉,有些銜著一根拇指般粗細的枯枝;還有一些齊心合力,使勁拽著幾頭還在抽搐的野兔往里爬.此外,還有不少格外粗壯的角蜂獸飛來飛去地巡邏.

不遠處,一群角蜂獸轟炸機般不停地撞擊一棵巨大的針葉松樹,在半空中盤旋兩圈後呼嘯而下,鋒利的獨角刺刀般紮進堅硬的樹干.退出去後立馬升空,然後再呼嘯而下,如此周而複始.每撞一次,十幾人環抱的樹干就'卟’的響一聲,仿佛用力敲在中空的牆壁上.

就在楊凌疑惑的時候,隨著眾多角蜂獸的編隊撞擊,'卟’的一聲悶響,樹干上終于被撞出一個缺口.緊跟著,一只只筷子般大小的白蟻倉皇地爬了出來,有些順著樹干拼命往上爬,有些驚慌之下像下雨一樣'啪,啪,啪’地掉到地上.

興奮地怪叫一聲後,角蜂獸一擁而上,一口就吞掉一只軟綿綿的白蟻,很快,肚子就像充氣的皮球一樣又圓又滾.不久,密密麻麻的白蟻就被吃得一只不剩.

靜靜地等候半天,眼看一只吃飽喝足的角蜂獸懶洋洋地飛來飛去,楊凌心中一動,指揮馴化的角蜂獸飛出去,把不遠處的獵物吸引過來.

被馴化的角蜂獸撞一下後,懶洋洋的野生角蜂獸大怒,瘋狂地追了過來.就在它飛過一片草叢時,突然,一滴鮮血剛好落在了腦門上.霎時間身上銀光大作,浮現了一個個玄奧的符文.

得手後,楊凌帶著兩只角蜂獸小心翼翼地退出去.現在巫力不足,每次只能馴化一只角蜂獸,要是不小心被大群野生角蜂獸發現行蹤,那就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.

謹慎之下,楊凌遠遠地退出去.沒想到剛想躺下歇口氣,身旁的角蜂獸就突然緊張地豎起尾巴,緊跟著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鬼哭般的狼嚎聲.緊張之下,他小心翼翼地靠過去,只見一頭牛犢般大小的巨狼正和一條黑白相間的巨型蟒蛇狹路相逢.

野狼渾身黑毛,鋒利的獠牙寒光閃閃,楊凌毫不懷疑它一口就能咬碎自己的腿骨.而蟒蛇則更加令人心驚,盤起來的身軀足足有水桶般大小,猩紅的舌頭快速地一伸一縮,燈籠般的雙眼死死盯著對面的野狼.

僵持片刻後,饑腸轆轆的野狼首先發起了進攻,昂天一聲咆哮後張口噴出一團暗紅色的火焰.而盤起來的蟒蛇也不甘示弱,一道氺箭撲滅飛過來的火焰後,'唰’的一聲狠狠地撲過去.

會噴火的野狼,會噴水的蟒蛇?揉揉雙眼後,楊凌目瞪口呆,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.

就在楊凌失神的瞬間,野狼一口咬到了蟒蛇的七寸,蟒蛇則把牛犢般的野狼緊緊地纏了起來.雙方咆哮連連,使出了渾身的力氣.

一陣驚心動魄的厮殺過後,野狼脊骨被活活勒斷,瞳孔放大,掙紮越來越無力;而蟒蛇也好不到哪里去,渾身血跡,尤其是要命的七寸,更是血流如注,嘶叫聲越來越弱.

揮灑精血馴化角蜂獸後,楊凌臉色蒼白,早就饑腸轆轆了.眼看野狼和蟒蛇兩敗俱傷,心中一動,把蠢蠢欲動的兩只角蜂獸派出去.很快,異變的角蜂獸就迅速解決了苦苦掙紮的蟒蛇.

在抽搐的野狼身旁盤腿坐下來,楊凌默念玄奧的口訣,把右手輕輕地按在它的腦門上.很快,野狼的肌肉就一寸一寸地萎縮下去,渾身上下冒出了一絲絲血氣.慢慢地,楊凌手心處凝結了一顆花生米般大小的血珠.

凝血術,血巫秘法,煉化天地萬獸之精華?

看著手里通紅的血珠,楊凌猶豫片刻,然後咬牙吞下去.根據方尖碑上的解說,這種煉化野獸能量精華的血珠奧妙無窮,是血巫進階的最大助力,可以迅速提高巫力.

"嘖嘖,果然是妙不可言!"成功融合血珠的能量後,楊凌慢慢地睜開眼睛.山更綠,天空更藍,能清晰地感覺到十幾步內的風吹草動.

站起來試試身手,楊凌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,一拳就能在樹上砸出一個洞.看來,玄奧神秘的巫訣果然厲害,不僅可以馴化猛獸,還可以通過凝血術吸取它們的力量.

明白巫術的妙用後,楊凌對走出這片陌生凶險的原始森林充滿了希望.既來之則安之,也許,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後,能享受到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