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特拉斯森林 第二十八章 都是屁股惹的禍

“讓開,叫你們老板出來!”正當人們喝得盡興的時候,突然,外面傳來了一聲大吼。

莫非,又有一名不識相的大劍師前來受辱?

疑惑之下,人們紛紛走出去。只見一名黑衣武士冷冷地站在街道中間。腰掛一柄維京重劍,腳踏一雙豹皮重靴,死死盯著慢慢地走出來的楊凌。

“哼,奉主人依米亞之令,請大人三天後在拉多加山谷一決生死,還請大人到時准時赴約!”把戰書拋到楊凌面前後,黑衣武士轉身就走。

一決生死?

明白怎麼回事後,楊凌冷哼一聲,冷冷說道:“嘿嘿,慢,這就想走麼?”

楊凌話音剛落,十幾名身披重甲的野蠻人就一擁而上,死死堵住黑衣武士的去路,手中車輪般大小的巨斧寒光閃閃。與此同時,圍觀的人們也紛紛回過神來。

“殺死他!”

“媽的,干掉這條無恥的走狗!”

“依比利斯,把他的黑心挖出來下酒!”

.....

在酒精的刺激下,人們大喊大叫,把平日對安卡家族的不滿都發泄出來,叫得一個比一個凶。

看看殺氣騰騰的野蠻人,再看看周圍憤怒的鎮民,黑衣武士臉色變得比天氣還快,再也不敢裝模作樣,踹揣不安地說道:“大人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看看面無人色的黑衣武士,楊凌笑吟吟地說道:“嘿嘿,來了總得帶點禮物回去吧。幫我向你家主人依米亞問好,就說我祝他健康長壽,屁股越長越豐滿!”

屁股越長越豐滿?

楞了片刻後,人們哄堂大笑,想起了像蛤蟆一樣跳出維森鎮的大劍師巴蒂斯。一想起他屁股上那大大的‘安卡’兩個大字,就笑得喘不過氣來。

“嘿嘿,屁股翹點好辦事!”

“就是,依米亞那小娘們,天生就是驢日的軟蛋!”

.....

仗著酒意,幾名之前備受安卡家族欺壓的傭兵肆無顧忌地大聲挪揄。在他們的影響下,人們紛紛用最惡毒的語言問候依米亞的祖宗八代,就差把他們從墳里拉出來鞭尸了。

看著周圍不懷好意的野蠻人,聽著人們一件一件地揭露主人的暴行,黑衣武士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下意識地一步一步往外退。

“嘿嘿,我說是誰,原來是你這個臭小子!”就在黑衣武士准備灰溜溜地滾回去的時候,盜賊芬里斯特突然沖出來,一腳把他踹到地上,“打死你個狗腿子,媽的,還我手指頭,把這幾年收老子的黑錢吐出來!”

芬里斯特咬牙切齒,雙眼通紅。幾年前,是眼前這家伙通風報信,唆使依米亞把自己的指頭活活砍下來。前一段時間,又是這該死的家伙帶人收黑錢,害得自己家里三天無米下鍋。

遲疑片刻,見楊凌不加阻止,傭兵古力特也沖出來,猛踹地上的黑衣武士。其他人一見,也仗著酒意紛紛湧過來,解氣地狠狠踹幾腳。很快,剛來時目中無人的黑衣武士就被活活打成了一個豬頭。

“大人,大人救命,救命啊…..”吐掉一口鮮血後,黑衣武士連爬帶滾沖到楊凌面前。他知道自己平日和眾人積怨太深,此時此刻,只有楊凌才能救自己一命。

“噢,聽說你們家的少主人皮膚又白又嫩,尤其是屁股,簡直就像.....”楊凌故意頓了頓,見眾人目不轉睛,接著說道:“就像猴子屁股般白里透紅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猴子屁股?

眾人再次哄堂大笑,解氣地看著灰溜溜的黑衣武士,爽,簡直就是太爽了!依米亞及其手下爪牙作威作福多年,以前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,現在有楊凌撐腰,終于狠狠出了一口惡氣。

“大人,這.....,我.....”

黑衣武士暗暗叫苦,順著楊凌的意思說下去,依米亞知道後哪里還會放過自己?但要是不說,別說身旁這些身披重甲的野蠻人,就是眼前這些激憤的鎮民就能把自己活活踩成爛泥。

冷哼一聲後,楊凌悄悄向野蠻人頭領打一個眼色。後者會意,狠狠地一腳踩在黑衣武士的右手指尖上,使勁一碾。頓時,黑衣武士像殺豬般慘叫起來,大聲喊道:“對,對,主人.....,他的屁股就像猴子屁股般白里透紅.....”

“好,很好!”楊凌冷冷地笑笑,看著慘叫連連的黑衣武士,說道:“回去後告訴那些和你混在一起的狗腿子,安卡家族作惡多端,天理難容,想活命的就趁早投降。否則,等我在決斗場上干掉依米亞那小子後,別怪我們心狠手辣,趕盡殺絕!”

一不做二不休!

該來的遲早會來,楊凌決定趁機拔草除根,徹底解決安卡家族在維森鎮的勢力。正所謂欲除禍首,必先拔其爪牙,眼前這個黑衣武士當眾說了依米亞的壞話,以依米亞狠毒陰冷的性格,知道後絕對不會放過他。

黑衣武士貪生怕死,看他的樣子也不是什麼傻瓜,面對依米亞狠辣的手段,肯定會趁早自謀退路。如此一來,說不定就可以通過他來動搖依米亞的軍心,瓦解對方的士氣和團結。如果依米亞殺了這黑衣武士泄憤,那將更加美妙,他的軍心想不動搖都難。只要再略施小計,就可以使依米亞那家伙難以平靜地准備三天後的決戰。

兩軍交戰,不斬來使,這簡直就是迂腐,楊凌才不會把這種虛假的仁義道德掛在嘴上。只要有打擊敵人的機會,他才不會白白錯過。

吐幾口鮮血後,黑衣武士如喪家之犬般灰溜溜地滾出去,唯恐多留片刻就小命不保。看著他快速離去的背影,楊凌在卡西耳邊小聲地吩咐幾句,後者一驚,隨後毅然點了點頭。

安排妥當後,楊凌騎著獨角獸重返特拉斯深林,准備閉關修煉三天。依米亞既然誇下海口,自然就有他依仗的本錢,此時此刻,只有盡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。也許,懷里剩下那半瓶生命泉水能給自己不小的驚喜。

楊凌安心備戰,但城堡內的依米亞卻氣得一塌糊塗。看著灰溜溜地滾回來的黑衣武士,看著他畏畏縮縮的眼神,恨不得一刀把他砍成兩段。

“混蛋,像條狗一樣竄回來,我們安卡家族的臉都被你丟光了,滾!”震怒之下,依米亞一腳把跪在面前的黑衣武士踹出去。不過,如果他知道黑衣武士當眾說自己的屁股像猴子屁股般白里透紅,就不是僅僅踹幾腳這麼簡單了。

見依米亞氣急敗壞,身穿黑袍的謀士古德搖搖頭,與老謀深算的老家主一比,依米亞還有很遠的路要走。沉吟片刻後,他本想勸兩句,不料,城堡外突然傳來一陣喧嘩,緊跟著就傳來了一陣震天的戰鼓聲。

“少爺,大事不好,楊凌的護衛隊殺過來了!”一名武士驚慌地沖進來。

“什麼?這個卑鄙的家伙,找死。走,跟我殺出去,快!”

震驚過後,依米亞大怒,召集侍衛像陣風一樣沖殺出去。不料,遠遠看到他的身影後,對方一聲令下,迅速後撤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等依米亞率眾人班師返回城堡的時候,對方又殺聲震天地殺回來。

就這樣,卡西指揮眾人不停地騷擾依米亞的大軍。對方人少的時候就洶湧地殺過去,依米亞率大軍沖出來的時候則迅速撤退,把暴怒的依米亞氣得七竅生煙,焦頭爛額。搞到後來,外面一有什麼動靜就神經質般沖出去,喊打喊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