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特拉斯森林 第十七章 苦麥酒的回報

把精靈部落方圓五百公里都搜索一遍後,楊凌暫時停止了尋找千年古樹的行動。

森林外圍古樹稀少,而深入高級魔獸橫行的特拉斯森林,暫時又還不夠實力。無論是根據精靈的典籍還是角蜂獸的記憶,都說密林深處的魔獸強大無比,沒有過硬的本事,進去還不夠它們塞牙齒。

與此同時,根據斥候的回報,森林外圍的維森鎮不明身份的傭兵越來越多。為了預防受到依米亞的致命襲擊,楊凌決定親自跑一趟,深入地了解情況。

准備妥當後,楊凌騎著獅鷲只身前往特拉斯森林外的維森鎮,一邊趕路,一邊抓緊時間訓練魔獸大軍。和野蠻人的一場大戰,邪眼們雖然表現出色,但也暴露了一個致命的缺點,嚴重浪費火力。

進化到第二階的角蜂獸每天只能發射三枚毒刺,與此類似,未進階的邪眼魔力有限,每天只能發射十幾枚光彈。在戰場上,如果耗盡魔力後還無法解決戰斗,那等待它們的將是被屠殺的下場,所以提高命中率極為重要。

身為中級魔獸,獅鷲速度飛快,持久力更是遠超角蜂獸,日飛千里。兩天後,楊凌就順利來到了特拉斯森林外的維森鎮。

維森鎮不大,簡易的木屋東一座,西一座。街道窄小,兩邊的商店屈指可數,絕大部分都是大大小小的木材加工坊。但令楊凌意外的是,居然還有一間黑不溜秋的酒館,走進去一看,人還不少,到處都是醉醺醺的酒鬼。

“大人,需要什麼特別的服務嗎?”

楊凌剛進門,一名濃妝**就迅速靠了上來。穿著暴露,透過薄薄的半透明外衣可以看到一雙修長結實的長腿,連胸口上那對玉女峰都若隱若現。

“不用了,給我來兩杯酒就行!”泡吧多年,楊凌不用想也知道眼前這濃妝**的職業。看來,有酒的地方就有男人,大量男人聚集的地方就有這種女人,換個世界也沒什麼兩樣。

“先生,只要些許晶幣,你就能獲得妙不可言的特種服務!”濃妝**幽幽地看著楊凌,輕輕地靠了上來,“莫非,是杜麗斯長得不夠動心?”

感受到濃妝**富有彈性的雙峰,貼著她羊脂般嫩白的肌膚,楊凌不由得心中一蕩。看著她任君宰割的誘人姿勢,心里突然冒出一個邪惡的念頭,“玄奧的巫術可以馴化魔獸,可以馴化成精的古樹,也許,把鮮血滴到一個女人身上,就能馴出一個女奴來!”

馴化一個任由自己擺布的女奴?

一陣涼風吹過後,楊凌從瘋狂的念頭中回過神來。最近不知怎麼回事,在某些方面定力似乎越來越差,也不知是修煉了神秘的巫決還是什麼別的原因。不時夢見當初一起擠公交車的套裝女人,夢見她那豐滿高翹的臀部,還有那粘在巫塔頂部的絲絲血跡。

深深地吸一口氣,楊凌迅速冷靜下來,輕輕地推開充滿誘惑的濃妝**。維森鎮是依米亞的大本營,爪牙眾多,現在可不是調情的時候,還是抓緊時間打聽清楚具體的情況為妙。

擺脫濃妝**的糾纏後,楊凌在酒館的一個角落坐下來,暗暗打量周圍的情況。離他不遠處,兩個傭兵打扮的男人邊喝邊不停地嘟囔著什麼,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“嗨,古力特,聽說剛來了幾名又靚又嫩的小姑娘,嘗過味道沒有?”

“依比利斯,一次就得二十枚黑晶幣,簡直就是搶劫。不過,那個騷勁可真是…..,嘖嘖,芬里斯特,千萬不要錯過啊,絕對比你家里的黃臉婆強多了!”一名不修邊幅的壯漢嘖嘖舌頭,身上套著一件破舊的盔甲,似乎是一名落魄的傭兵。

像頭牛一樣一口喝光杯里的苦麥酒後,名叫芬里斯特的男子‘啪’的一聲把杯子重重地扣到桌子上,“媽的,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,把內褲賣了都沒有二十枚晶幣!”

“少在這哭窮,你小子剛接了一個任務,怎麼會沒錢?”

“不說還好,說起來一肚子火,好不容易完成任務,卻只得到五分之一的賞金。***依米亞,***安卡家族,媽的,這日子沒法活了!”

盜賊芬里斯特憤憤不平,前幾天冒著生命危險完成了一個任務,沒想到剛好被安卡家族的走狗看到,光保護費就上繳了絕大部分。

慌張地四周看看後,傭兵古力特把食指豎了起來,“噓,小聲點,你這家伙嫌命長啊?要是被安卡家族的走狗聽到,小心再失去一截指頭!”

灌一口悶酒後,盜賊芬里斯特雙眼通紅。半年前,他僅僅因為沒有及時上交保護費,右手的無名指就被依米亞率家丁活活砍下了一大截。也正因為如此,右手的靈活性大不如前,生意越來越少,生活也隨之越來越困難。

見芬里斯特咬牙切齒,傭兵古力特明白自己又觸到了他的傷痛,“兄弟,不說了,來,喝酒!對了,你們盜賊消息靈通,聽說有人在特拉斯森林深處發現了一座龐大的巨龍洞穴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“古力特,說出來不怕丟臉,我累得半死也打探不清楚具體的情況!”芬里斯特遲疑片刻,小聲說道:“但鎮上最近來了許多不明身份的人,有身披重甲的大劍師,還有許多高貴的魔法師。聽說教廷也派了一名神殿騎士和一名大魔法師過來,看來,似乎並非什麼謠言!”

“教廷的神殿騎士?怪不得最近安卡家族收斂了許多,原來如此!”

傭兵古力特恍然大悟,最近安卡家族的走狗安分多了,不再像以前一樣天天把維森鎮鬧得雞飛狗跳。看來,人的名,樹的影,無惡不作的安卡家族也擔心撞上以伸張正義著稱的教廷騎士。

“嗨,兩位介意一起喝幾杯麼?我請客!”聽到兩人的談話後,楊凌沉思片刻,然後笑眯眯地走過去,“伙計,來三杯上好的美酒!”

看著不請自來的楊凌,傭兵謹慎地閉上嘴巴,至于盜賊芬里斯特,則仍然小聲地嘟囔了幾句。

“相逢即是有緣,兩位兄弟,來,干杯!”楊凌熱情地把酒杯舉起來。

無意中得知發現龍穴和教廷來人的情報後,楊凌明白不虛此行。別的不說,起碼安卡家族不敢明目張膽地報複後,自己在鎮上的行動就方便多了。

悶悶不樂的盜賊芬里斯特毫不客氣,一手舉起酒杯,昂頭便喝,而傭兵古力特則沉吟了片刻,“這位大人很面生啊,第一次來維森鎮?不知如何稱呼?”

見盜賊一口就喝掉一杯酒,楊凌搖搖頭,想起了豪爽的矮人魯米,“在下楊凌,是一名兵器商,聽說維森鎮這邊兵器的需求量很大,就過來看看行情!”

幾乎不用考慮,楊凌就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身份,剛才在外面轉了幾圈,整座維森鎮居然沒有一間像樣的兵器店。而無論是伐木還是進特拉斯森林打獵,都需要大量武器,也許在鎮上開一間兵器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喝一口楊凌請客的苦麥酒後,古力特說道:“哦,原來是楊大商人,失敬失敬。對了,不知兄台屬于哪個商會?”

聽說楊凌准備開一間兵器店,古力特不由得動容。兵器店與鐵匠鋪不同,需要投入巨大的財力和物力,沒有足夠的本錢,想都不敢想。

“一個小商會而已,說出來也沒人知道!”楊凌故作神秘地笑笑,“武器盔甲我已經和山地矮人談好了,資金也不是問題,現在就差幾名伙計,不知兩位有沒有興趣過來幫幫忙?”

在這片大陸,山地矮人打造的武器以鋒利和堅韌著稱。楊凌相信,只要把矮人魯米拉來做苦力,生意絕對紅火。當然,如果有幾個地頭蛇幫忙,那麼進展就會更加順暢。這就像沿海很多外企喜歡請一個本地人做所謂的公關廠長,一樣的道理。

“什麼,山地矮人?”

古力特和芬里斯特對看一眼,大驚失色,山地矮人手藝爐火純青,打造出來的兵器供不應求。如果真如楊凌所說,擁有大量山地矮人打造的兵器,那麼他絕對非富即貴。他所說的小商會也絕對非同小可,估計他只是不願明說而已。

沉思片刻後,古力特和芬里斯特紛紛從對方的眼里明白了老友的意思。如果一切屬實,那麼,攀上楊凌這棵大樹後,自己將遇到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即使楊凌只是信口開河,也絕對值得賭一把。

一拍即合後,古力特和芬里斯特把楊凌請到酒館的雅座,熱情地交談起來。很快,楊凌就迅速摸清楚了維森鎮方方面面的情報,通過對安卡家族恨之入骨的盜賊芬里斯特,甚至連安卡家主的二姨太喜歡穿粉紅色繡邊內褲都了解得一清二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