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特拉斯森林 第八章 火山谷

盡情地喝了幾天美酒後,矮人魯米帶著幾十壇朗姆酒滿載而歸。臨走的時候承諾,只要精靈族受到攻擊,立馬率領族中勇士前來相助,並熱情邀請楊凌到矮人部落做客。

“這個矮人有意思!”楊凌笑笑。

“粗人一個,老是胡言亂語!”想起魯米當眾說楊凌是自己的白馬王子,索菲亞羞得滿臉通紅,悄悄地瞄一瞄笑吟吟的楊凌。

關鍵時刻被楊凌救下後,索菲亞對他充滿了感激,沒有他的搭救,不敢想象自己將會受到什麼樣的侮辱;等楊凌從樹梢上跳下來,露出真面目的時候,又十分意外。她怎麼也想不到救命恩人居然這麼英俊瀟灑,年紀輕輕就擁有了這麼一大群魔獸。

由于許多人類性格貪婪奸詐,所以人類一般都不受精靈們的歡迎,但楊凌是個例外。短短幾天時間,他就和精靈們熟絡起來,慢慢地,索菲亞對他產生了一絲異樣的感覺。喜歡聽他講旅途的故事,喜歡他有時看著自己發呆的樣子,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。

“呵呵,魯米這小子跟他父親一模一樣!”長老笑笑,“不過,山地矮人生性豪爽,力大無窮。不僅善于打造武器盔甲,而且是天生的勇士!”

看看一旁的竹椅,楊凌笑道:“沒錯,確實是力大無窮,差點連竹椅都壓扁了!”

聽楊凌這麼一說,眾人都不由得笑了起來。索菲亞邊笑邊擦掉魯米黑乎乎的爪子在竹椅上留下的汙跡,烏黑發亮的長發,細長的睫毛,白皙細膩的脖子和盈盈可握的細腰,看得楊凌心里一蕩。

這幾天以來,不知怎麼回事,欲望就像火把一樣越燒越烈。每次看到索菲亞白皙細膩的肌膚或者高挑窈窕的身材,楊凌就不由自主地胡思亂想。有時,甚至想起當天一起擠公交車的套裝女人,想起她高翹的臀部和隱隱約約的乳溝就一陣陣激動。

讓他奇怪的是,每當欲火焚身的時候,額頭上的塔形印記就一陣陣發燙,甚至輕輕地跳動起來,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。百思不得其解後,也只好聽之任之,反正重複幾次也就習慣了。

接下來,為了迅速提高實力,楊凌每天不是忙著訓練角蜂獸,就是抓緊時間修煉巫決。

反複演練後,為了強化角蜂獸的攻擊力,楊凌把兩千多只角蜂獸分成十支大隊,挑選十只最強悍的家伙做統領。每支大隊下面又分十支小隊,每隊二十只角蜂獸,以進化到第二階的角蜂獸為頭領。

進階之後,無論是智力還是戰斗力,那一百只角蜂獸都有了巨大的飛躍,楊凌指揮起來也更加得心應手。無論是進攻還是防禦,編隊配合作戰的角蜂獸都展現了強大的戰斗力,遠超野生的同類。

這天早上,下起了蒙蒙小雨。楊凌本來還想在床上多躺一會,沒想到長發美女索菲亞一大早就翩翩而來。

“楊凌,今天下了一場小雨,采回來的紫蘭花最適合釀朗姆酒,你去不去?”索菲亞羞澀地看著裸著上身的楊凌。水靈靈的大眼睛,俏臉上櫻花般的紅暈,撲面而來的少女幽香,引得楊凌呯然心動。

桃花運?

楊凌下意識多瞄幾眼索菲亞高挺的胸部和修長的大腿,以在地球上的審美觀來說,精靈少女都是極品美女,索菲亞更是極品中的極品。站在她面前,別說當年那名自己追了半年才到手的校花,就是什麼當紅豔星都得黯然失色。

“去,當然去!”楊凌用冷水抹幾把臉,“能和精靈族第一美女雨中漫步,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!”

精靈族第一美女?

聽楊凌這麼一說,索菲亞俏臉通紅,水靈靈的大眼睛似乎能擠出水來。看著楊凌上身強健的肌肉,看著他赤裸裸般的眼神,羞澀的同時又感覺到了一絲絲前所未有的甜蜜。

准備妥當後,楊凌和精靈少女們一起出發,在雨蒙蒙的特拉斯森林內轉來轉去。

“舒服,比所謂國際一流的氧吧強多了!”

走在蔥蔥郁郁的林間小道,聞著清新的空氣,楊凌舒服地伸伸懶腰。剛畢業的時候,他和幾個朋友去氧吧呼吸過所謂世界上最宜人的氧氣,當時感覺還不錯,但和現在這種大自然的清新空氣一比,簡直就是垃圾。

“楊凌,我們應該感謝自然女神!無論是茫茫林海還是清新的空氣,全都是女神給我們的恩賜!”索菲亞閉上明亮的大眼睛,右手撫胸,默默地祈禱起來。

世界,一片清靜。

霎時間,看著白衣飄飄的索菲亞,看著她細長的睫毛和自然平和的神情,楊凌感覺森林一片清靜。他從不相信什麼虛無縹緲的神仙,但這一刻,他感覺傳說中的自然女神似乎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。

“嗯,時候不早了,走吧!”

祈禱完後,索菲亞慢慢地睜開眼睛,見楊凌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,俏臉不由得一紅。見姐妹們早已無影無蹤,明白她們故意讓自己和楊凌單獨在一起,羞得滿臉通紅。

一路上,見到沾滿露水的紫蘭花,索菲亞就輕輕摘下來,放到花籃里擺好。如花似玉的秀臉,輕盈的身影,隨著微風飄舞的長發,無不吸引了楊凌的眼神。索菲亞被他看得心如鹿撞,連耳根都一片通紅,越走越快。

不知不覺間,兩人來到了一座鴉雀無聲的山谷,跟其它地方不同,這里越走越荒涼。慢慢地,別說鮮花,就連森林里隨處可見的麥斯草也毫無蹤影。

“糟了,瓦倫亞山谷。楊凌,走,快走!”反應過來後,索菲亞大驚失色,立馬停下腳步,“這是被惡魔詛咒的地方,走,快走!”

凝神細看片刻後,楊凌也有一絲不好的預感。這里實在是太安靜了,沒有蟲鳥,甚至,似乎連風都是靜止的。腳下不時傳來一陣陣熱乎乎的感覺,附近的山石光滑無比,似乎多年前經曆過一場恐怖的高溫。

“死火山?”楊凌咽咽口水,太意外了,外面山清水秀,沒想到這里卻是一座光禿禿的死火山。

抓起索菲亞冰冷的小手後,楊凌轉身就走。不料,一直跟在身後的角蜂獸卻久久不願跟上,有些甚至不顧一切地向前飛去,迅速消失在一塊巨石後面。

看著異常的角蜂獸,楊凌很意外,自從被馴化後,這些家伙就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。疑惑之下走過去一看,只見巨石後面有不少暗紅色的碎石,眾多角蜂獸正撲在上面盡情吞食。

“暗火晶?”楊凌失色大叫,隨後恍然大悟。根據角蜂獸的記憶,這些火山爆發後留下的暗紅色晶體是它們的最愛,里面蘊含了許多火系能量,可以迅速促進身體的進化。

“既來之則安之,別擔心!”見索菲亞臉色蒼白,楊凌輕輕地捏一捏她的小手。

看著光禿禿的山谷,想起眾多恐怖的傳說,索菲亞下意識地靠在楊凌身上。看著從容不迫的楊凌,感受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,緊張的心情慢慢地放松了下來。

“咦,那是什麼?”

周圍打量一會後,楊凌無意中看到不遠處反射出一絲耀眼的陽光,走過去一看,不由得直抽冷氣。只見一具慘白的骷髏靠在山壁上,空洞的眼眶直直瞪著前方,骸骨殘缺不全,也不知是被大風刮走還是被路過的野獸撕毀。

骸骨附近散落著一把暗淡無光的匕首,幾塊不知是什麼魔獸的晶核,另外,還有一塊黑色徽章。徽章上刻著一頭飛翔的雄鷹,下面還刻著幾個古字,可惜楊凌和索菲亞誰也看不懂。

“楊凌,這人太可憐了,把他埋起來吧!”說歸說,但看著骸骨不全的骷髏,索菲亞又驚恐地靠在楊凌懷里,不敢踏前一步。

搖搖頭後,楊凌撿起匕首在附近挖了一個半人高的泥坑,然後把骷髏拖過去。正當他准備埋土的時候,卻驚訝地發現骷髏右手的中指上套著一個古樸的淡銀色戒指,好奇之下把它輕輕地旋轉出來。

“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,安息吧!”填完土後,楊凌心安理得地把古樸的戒指帶到中指上。

仔細觀察片刻,索菲亞有點遲疑,“楊凌,這似乎是一枚空間戒指,你滴一滴血上去看看!”

空間戒指?

雖然有點疑惑,但楊凌還是咬破食指滴一滴血到古樸的戒指上。就在接觸到血液的瞬間,戒指突然浮現了一道道玄奧的符號,緊跟著就死死卡在他的手指上,使盡渾身解數也取不下來。